欧洲杯半决赛场地

浏览量:1617 时间:2018-11-18

随着盈利高点逐步显现、非常规货币政策退出以及美国经济政策不确定性等因素叠加,2018年全球风险资产的波动率将从底部抬升,大类资产端存在股债再平衡的诉求。国内市场环境可以概括为“再通胀”遭遇“类滞胀”、“旧主线”让位“新动能”,指数优于个股、市值优于板块的风格仍将维持。行业配置将沿着受益于PPI-CPI剪刀差收敛的非核心通胀品和代表国家未来新经济增长点的产业方向两条主线展开。对内“新一轮改革”,对外“新一轮开放”则是贯穿全年的主题主线。 各位好,又到年度策略发布的时候,说到年度策略,最简单的方式就是根据今年的主线外推明年的情景。我们发现这个时点整个市场对于明年的预期是高度一致的,熟悉我们观点的朋友知道,我们有一套非常严密的基于动力学的周期框架,擅长对于拐点的预判,体现为对市场变化的领先性。无论是十九大,还是大家期待的供给侧改革第二篇章,我们都看到似乎未来的远山初见,中国已成功跨过中等收入陷阱,人均GDP从8000到12000美元似乎没有什么问题。但同时我们也看到,从当前低波动和全球量化宽松导致的结构问题矛盾越来越突出的背景过渡到2018年,市场是存在一些波折和阻力的。这些阻力既有来自周期层面动力的放缓,也有来自结构问题的凸显。周期上行的过程中结构问题是被掩盖的,而周期下行的过程中结构问题是在强化的,我们对于明年的市场策略还是保持偏审慎客观的看法。 简单介绍一下我们逐渐完善的策略框架,基于这个框架能够看到市场决定性主线的运行。通过对海外宏观交易特征和资本流动的表现以及中国经济流动性和企业盈利的分析,我们初步判断,明年的主线不太会延续过去两年盈利为主导的模式。从宏观视角来看,再通胀进程将遭遇类滞胀预期,通胀结构的逆转和市场利率易上难下的逻辑会取代企业盈利,成为整个A股大势和行业配置的基础。从结构上来看,“三去一补一降”传统经济的旧主线也会让位“五大发展理念”,培育新动能的新主线。明年是孕育之年,难免会发生一些波折。 海外市场与全球资产配置:走向波动率抬升的股债再平衡 从全球宏观交易和资产配置的角度来看,2017年初美德利差触顶回落和美元趋势性走弱带来的全球低波动和风险溢价抬升,使得全球市场迎来股权繁荣。短期来看,欧洲经济仍然将好于美国,因此美元的贬值压力仍在。但如果全球的波动率上行得到验证,美元的避险属性会显现出来,导致美德利差的上行和美元升值。今年以来的稳定外部环境在明年可能遭受一定的冲击,而美元趋势下行也会出现振荡的走势。 通过拆分的全球主要股权市场盈利和估值的贡献,可以发现新兴国家出现“戴维斯双击”,发达国家市场基本上是靠业绩驱动的,唯一不同的是纳斯达克指数享受估值溢价。往后面延展,伴随着全球货币紧缩的进程的推进,可能会对估值形成拖累。伴随经济周期的演化,全球经济从分化走向共振向下,盈利的贡献也会弱化。客观的判断明年全球市场的情况,我们认为不要对权益市场收益有过高的预期,抵御“全面牛市”的诱惑。 除了周期性因素出现放缓以外,我们看到低波动率带来资产价格的膨胀,房地产价格的膨胀正在侵蚀中小企业的偿债能力。08年金融危机过后近十年,从美国保险公司对公司债的配置来看,高收益公司债和垃圾债的配置在显著上升,也隐含了未来经济周期下行的过程中信用利差反弹带来经济衰退的风险。 回到经济基本面的贡献,我们看到中国、美国、欧洲产出缺口2016年四季度共振向上,2017年二季度走向分化,中国是率先回落的,美国三季度也出现了衰退的迹象,欧洲还是比较强,因为它是最晚复苏的。按照历史来看,中美两大经济体同步回落之后,欧洲最多保持一到两个季度的上行。按照这样的系统演进,明年上半年的晚些时间会看到三大经济体共振下行。2000年以来共经历了四次三大经济体的共振下行,每次对企业盈利的冲击都是比较大的,对于上证指数每一次调整都比较剧烈,明年全球经济共振下行的风险不得不防。 由此,全球大类资产配置,在经历了2017全球股权繁荣后,2018年将会进入股债再平衡过程。整体上,利率债在经历明年初的颠簸后,将逐渐迎来配置价值;信用债在周期下行的压力下,风险开始暴露。汇率方面,非美国家货币整体会好于美元,但随后转为震荡。大宗商品市场,倾向配置一些受益于通胀上行的组合,超配原油、农产品和将受益于实际利率下行的贵金属。权益市场,波动率整体会上升,欧洲强于新兴国家强于日本的状态将维持一段时间。 国内资本市场:“再通胀”遭遇“类滞胀”,“旧主线”让位“新动能” 回到国内,我们的产能周期已经过渡到后工业时代的成熟化和平台化阶段。成熟化就是整个产能周期的波动性在下降,平台化是和我们整个经济增长平台的转换结合在一起的,期待在这个位置产能扩张其实是不切实际的。对这一点,我们觉得产能仍然是处于波动中向下收敛的阶段。更严重的结构问题可能来自杠杆问题。在周期向下过程中会导致一些金融系统和整个经济系统的脆弱性发生,这也是为什么未来三年政策的主要关注点是防风险。 这些方面是导致市场波动率上行的关键因素,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