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12-17来源:蜡烛新闻网

(原标题:现时金融市场的估值是否昂贵?)你对现时金融市场的估值感到忧虑吗?单单自本年初,环球股市已为投资者提供接近21%按美元计的回报。而另一边,全球企业债券的情况类似,本年至今的回报刚刚超过7.5%,把相对于基准美国政府债券的收益溢价减低至2007至2008年金融危机以来的最低水平。那么目前金融市场的估值是否过高?一如所料,上述表现往往令人有相同的顾虑:股市与企业债市的估值是否已过于昂贵,投资者不宜在目前水平增持?我们认为不是,而且继续看好股票与企业债券带来的投资机会。估值不应单独用来衡量预期回报,而是考虑长远(股票一般是5至7年)回报的指标。然而,估值对短期回报预测的作用似乎不大,尤其是年期短于一年的回报。其他因素如流通量可能扮演主导的角色。估值对回报的影响有限,高于或低于估值的幅度也有关联。许多金融资产类别的估值大多数时间都不是处于“平均”水平,因此大家自然会想到一个问题:估值是否已升至一个只有有限回报的水平。 美国股市的历史估值或可作为参考。目前,美国股票的12个月预期市盈率仅低于 18倍。过去20年,这个估值水平于往后12个月的平均回报约为7%。显然,12个月预期市盈率仅低于20倍并不会对未来回报造成限制,数据显示平均回报只会在12个月预期市盈率水平升至高于22倍才会录得负回报。债券的回报主要来自票息。我们认为企业债市的情况相似。虽然某种程度上,债券的性质与股票不同(债券集中于收益率而股票则聚焦价格回报),但是我们相信有意持有或增持某资产类别的投资者仍可以史为鉴。自2000年来,在美国投资级企业债券迄今录得的总回报中,差不多有95%是来自票息,只有大约5%是源自债券价格的变动,而高收益债券来自票息的回报所占的份额更高。话说回来,虽然亚洲美元计价企业债券的历史更短,但这类债券的情况也很相同。债券的价格波动曾经是回报最大的贡献者,但结论大致不变:长远投资者的回报似乎主要由收益率带动。 因此,过往股票和企业债市的表现显示出用估值来判断回报的局限性。美联储可否凭借加息而扭转目前的形势?现今利率相对于过往周期仍然处于低水平,因此利率需上升到某程度,公司的资产负债表才开始有机会受压。在亚洲,利率开支占盈利的百分比仍然远低于2010至2011年的高位。所以,联储局加息对企业的风险还是温和的。那么,亚洲企业债券的前景如何?事实上,现时的总债务水平似乎高企。不过,如果仅针对亚洲美元计价企业债券而言,有关情况则不太严峻。总净债务占企业盈利的比率已由2013年的高位回落,这并不是指亚洲企业债市可以独善其身,但亚洲美元企业债券的前景并不是那么悲观。

编辑:
关键词:百胜bb真人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