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球最少几人踢

浏览量:328 时间:2018-07-18

文/民生证券研究院宏观固收研究主管 张瑜 报告摘要 12月FOMC会议: 关于加息:美联储加息25个BP,调升基准利率至1.25%-1.50%,点阵图显示2018年加息3次。关于增长:美联储上调2018、2019年GDP增速至2.5%和2.1%。关于通胀:通胀是美联储未来加息进程所关注的重要变量。美联储维持了对2018年和2019年通胀的预期(1.9%) 市场反应:市场充分预期 未引发剧烈波动 市场对加息预期充分,资产反应平淡:从加息决议公布之后三个小时窗口看,美元指数由93.80回落至93.40,道琼斯(24585.4297, 80.63, 0.33%)、纳斯达克(6875.7988, 13.48, 0.20%)上涨,标普500小幅下跌,美国10年期和1年期基准国债收益率均有所下跌,期限利差扩大0.1个基点;COMEX黄金上涨 未来加息空间判断: 长期看美国加息进入下半程 美国加息进入下半程:从未来潜在加息空间、经济对加息的承受程度、加息对公共债务影响多个角度来看,我们认为美国货币紧缩周期正在走向下半程,需警惕金融市场的情绪反转 美元和人民币走势判断:美国加息下半场 美元将趋弱 人民币波动或走强 在加息周期快要结束的预期下,美元或将走弱:金融市场对于同一事件的重复定价是趋于弱化的,当明年加息两到三次之后,市场将产生加息周期趋于结束的预期,从而对流动性转为偏乐观的情绪,届时加息对美元的影响将呈现相反的方向(在加息周期要结束的预期下,美元或走弱) 美元不会太强,人民币就不会太弱:美联储加息过后,人民币兑美元中间价大幅调升218个基点。整体来看,人民币汇率维持双向波动,目前是跟随外盘变动为主,年底对应最后一波套保重新定价窗口,或有积压结汇,人民币汇率不用过度悲观与忐忑。2018年预计人民币汇率6.5-6.7之间双向波动,尾部概率来看超涨可能性大于超贬 利率走势判断:美国利率曲线扁平化 短期收益率因美联储加息走升,但长端收益率受通胀不高(2017年联储维持通胀预期不变)和经济前景不确定(耶伦发布会表示税改对经济存在不确定性,担心美国债务压力)的压制下中枢无太大变化 风险提示: 美联储加息幅度和速度超预期,美联储缩表进程超预期、美国经济数据超预期等 01 12月FOMC会议内容:加息25个BP 上调经济增长 维持通胀预期 2017 年 12月美联储在FOMC会议中宣布加息25个BP,符合市场预期(根据CME的数据,FOMC会议前市场对12月加息预期为90.2%) 美联储加息25个BP,预计2018年加息3次:12月美联储宣布加息25基点,联邦基金利率区间上调至1.25%-1.50%。根据其发布的点阵图显示,美联储预计2018年加息三次,市场预期明年3月加息概率为45.3% 美联储上调经济预期,下调失业率预期:美联储上调2018、2019年GDP增速至2.5%和2.1%,前值分别为2.1%和2.0%。就业市场方面,预计2018年和2019年失业率均为3.9%(前值均为4.1%)。 维持通胀预期不变:2018年1.9%(与前值持平),核心PCE通胀1.9%(较前值持平),2019年PCE为2.0%(与前值持平)。 02 对市场即期情绪影响:充分预期 并未引发市场剧烈波动 市场对12月加息充分预期,未引发市场波动:从加息决议公布之后三个小时窗口看,市场即期反应比较平稳,美元前期受加息预期影响,一路攀升,当靴子落地之后,美元指数略有所回落,由93.80回落至93.40,道琼斯上涨0.33%,纳斯达克上涨0.20%,标普500下跌0.01%,美国10年期基准国债收益率跌3.7个基点,至2.344%,1年期国债收益率下跌1.8个基点至1.668, 期限利差扩大0.1个基点;COMEX黄金由1249涨0.61%至1255。 03 未来加息判断:短期央行不会跟随加息 长期看美国加息进入下半程 1、经济弱 债务高 距离长期利率仅剩5次加息空间 美国加息进入下半程 我们认为美联储加息已经进入下半程。从未来潜在加息次数来看,距离加息结束越来越近。根据美联储本次给定的长期合意中枢利率水平(目标2.75%,目前为1.25%-1.5%),剩余的加息空间仅为5次。从经济对加息承受程度来看,经济并非过热背景下的紧缩注定无法长远。最后,从加息对公共部门债务影响来看,过高的政府公共债务压力将抑制加息空间。 加息下半程相对上半程会有逻辑的改变。上半程加息趋紧,大家会恐慌紧缩的加剧对金融市场的冲击,在联储长期合意利率中枢给定的情况下,下半程加息节奏快意味着接近加息周期尾声,警惕金融市场的情绪反转。 04 美国加息下半程美元将趋弱 人民币波动或走强 1. 加息周期要结束的预期下 美元将趋弱 推动美元走强的因素(加息)逐渐消退,美元难再强:前期美元走强有两点因素在支撑--加息步伐趋紧和特朗普效应。从货币因素的角度来看,美国加息周期在后半程,随着市场对加息情绪的转变,货币因素对美元支撑作用将逐渐消退;从特朗普效应来看,特朗普政策受公共部门债务高企的影响,整体趋弱,对美元的支撑效应边际弱化。所以我们对美元未来1-2年走势呈偏谨慎的态度,由于美元相对于其经济基本面存在超调(美元上涨幅度大于美国相对全球经济占比提升的幅度),不排除美元有尾部风险(向下走跌)的概率。 2. 美元不强 人民币波动或走强 人民币汇率维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