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利来国际娱乐网最低存款

              (ADMIN)

              2018-11-19

                   11月30日,红黄蓝教育(NYSE:RYB)公布了三季报,净营收、毛利润以及净盈利等多项指标均呈大涨态势。 指标“飘红”的背后,这家头顶“第一家赴美上市的学前教育公司”光环的企业却深陷于舆论漩涡,而关于幼儿教育市场化和政府公共服务缺位的讨论亦在持续。 公开资料显示,预计2020年幼儿园市场规模8000亿元,政府和家庭各承担一半。巨大的市场蛋糕下,资本迅速在幼教市场展开追逐。 “未来资本市场进入幼教是大趋势,对改善办学条件很有帮助,但随之而来的管理问题不能忽视。”秀强股份(300160.SZ)董秘高迎在接受时代周报记者电话采访时表示。 可以看到的是,经历了野蛮生长,资本对于幼教市场的态度也开始回归理性。在2016年教育行业融资环境放缓的背景下,早幼教融资数量也在减少;与此同时,预计2017年整体并购会有所回落。 高迎向时代周报记者透露,公司今年对幼教市场的投入也在放缓,因为“优秀的标的越来越少”。 北京民办教育协会副会长马学雷在接受时代周报记者电话采访时表示,虽然爆出了虐童事件,但不可抹杀企业办园,这种模式没有问题,只是考验投后管理能力。他强调,资本不是问题,关键是开办幼儿园的行政门槛过高,要让市场和社会在资源配置方面发挥更大的作用。 毫无疑问,幼教行业未来何去何从,将取决于政府、市场、社会这三股力量的交互作用。 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研究员储朝晖则在电话中向时代周报记者指出,营利性幼教最终只能占到5%左右;而且3-6岁阶段,无论公办还是民办教育,都应该获得政府提供的福利。 资本涌入 公开数据显示,2011-2016年,民办幼儿园服务总收入复合年均增长率高达22%,到2021年,民办幼儿园服务收入将达到2984亿元,市场空间巨大。 根据桃李资本发布的《2017教育行业融资并购报告》,细分行业中,K12、国际教育、早幼教、职业教育在一级市场融资相对集中,二级市场并购也非常活跃。而在资产估值方面,早幼教位居第二,平均估值超过了15倍PE,为目前市场热点并购标的。 “幼教市场已经是一个投资热点。”桃李资本合伙人姚玉飞在接受时代周报记者采访时指出。 广发证券研究报告显示,在教育各板块中,幼教板块扣非归母净利润增速最高,其次为教育信息化,而K12、职业教育和国际教育业绩有所下滑。盈利能力方面,幼教板块同样利润率最高、增长最为明显。此外,根据广证恒生分析,幼儿园盈利水平维持在25%-35%,2-3年可收回初始投资成本。 高企的利润回报下,多家上市公司进入幼教产业。据姚玉飞介绍,这些上市公司可分为五类:一是类似于红黄蓝这样独立上市的学前教育企业;二是跨界并购企业,比如威创股份(002308.SZ)、长方集团(300301.SZ)、勤上股份(002638.SZ)、电光科技(002730.SZ)、秀强股份等都纷纷通过并购等途径进入行业内;三是幼儿园是子业务,比如海亮教育(NYSE:HLG)、博实乐(NYSE:BEDU)、成实外教育(01565.HK);四是曲线进入,在新三板市场上有20多家幼儿园上下游业务的公司,比如金宝威(871319.OC)、爱立方(836859.OC)、诺博教育(835983.OC)、伟才教育(838140.OC)等;五是有些大公司,因为自身的用户或者员工需求在内部开设幼儿园,比如携程(NASDAQ:CTRP)亲子园或者视源股份(002841.SZ)办的幼儿园。 其中,跨界企业进入教育行业时,一般都签订了对赌协议,对净利润提出要求。这在姚玉飞看来,资本市场普遍是把对赌做得比较高来达成业绩目标,但这并非是推动教育发展的好办法。 野蛮生长 目前而言,企业办园的数量还比较少,行业集中度低、市场较为分散。中商产业研究院数据显示,2016年我国五大民办幼儿教育机构合计拥有加盟和直营幼儿园5000多家,市占率仅为3.24%。其中数量最多的红缨幼儿园在全国拥有3000多家幼儿园,市占率仅为1.95%;仅次于红缨幼儿园的北京博苑拥有900家幼儿园,仅占0.58%;大风车、大地、红黄蓝的市占率分别仅为0.32%、0.19%、0.19%。 即便如此,高迎表示,无论是通过什么方式获得幼儿园,园所只有那么多,一旦进入,其他竞争者很难再挤入。 这些布局幼教的企业赚取利润的方式,则是通过设置公司架构,出售各种大大小小的咨询服务、软件服务等方式提取利润,净利润很多都高达30%以上。如此高的净利润在储朝晖看来,“幼儿园应该提供优质、实惠的服务”。 而这些企业所办幼儿园的扩张方式主要有两种:直营和加盟。直营园需要很长的培育期且投入大、手续多,在快速扩张的需求下,企业往往采用加盟的方式收取相应费用。 姚玉飞认为,直营园是幼儿园保证质量的一个比较匹配的方式,因为是自己的园所,对于品牌的管理、系统的搭建、人才的输出等都有一定的标准;而加盟园主要是输入的扩展,由于教育集团自身缺少人才、资金以及为了拓展地域,所以开放了自己的模式,收取加盟费和管理费等以填充利润以及业绩方面的差额。 一位不愿具名的从事教育投资人士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幼教企业背后都有很多基金在推动,当钱过多进入时,会让他们出于利益疯狂做一些加盟,但是做完加盟后他们的管控力度是不到位的。 高迎也?他们经历了短暂而灿烂的一生,却终究躲不过死神的魔掌。众所周知,体育运动对运动员身体损耗相当之大,运动员们也要承担相当高的风险,在赛场上不但要遭受伤病侵袭,还经常回发生突发疾病去世的例子,不少运动员都英年早逝,着实令人十分痛心。去年,北京北控外援蒂奥特在训练之中猝死,就曾震惊中外足坛。这个出了名的英超硬汉,没曾想在加盟中甲联赛不足四个月后,以这样的方式告别人间,没能看到球队顺利冲超的那一刻。而在排球界,近日也被悲伤的气氛所萦绕。原中国男排主力、全运会江苏男排冠军成员陆飞,在医院因病去世,年仅38岁。据了解,陆飞是罹患了马凡氏综合征而不幸逝世,而这种疾病在高个子运动员中并不少见,而且此前已经夺走了不少运动员的生命,因此这一疾病也被称作是“巨人杀手”。在陆飞之前,去年前女排国手、原河南女排运动员霍萱突发心梗去世,年仅28岁。跟此前四川男排去世的朱刚、刚刚去世的陆飞一样,霍萱也是因罹患了马凡氏综合征而不幸逝世的。2009年,身高2米12的沈阳东进队中锋武强,突发心脏病去世;这种疾病的患者,通常拥有异于常人的运动体格,看上去似乎是上天赠予的礼物,实则是绑在身上的“定时炸弹”。其实,患有这种疾病的人,虽然体格细高,看上去是个练体育的好苗子,但强度过大和激烈的运动,会加重身体的负担,不知道何时就会面临崩溃的时刻。然而,就如同陆飞一样,由于从小就热爱排球事业,并非不知道自己的身体状态,但他依然说“自己死也要死在排球场上”。

              本帅又来啦据韩媒报导韩国 商利润大众集团旗下的速腾直 缘由川菜技法繁多讲究菜品入 死亡是谁也无法阻挡的现实 httpnsinai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