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11-20来源:河源官新闻网

如果生命的尽头是一条黑洞洞的隧道,让人恐惧,那么,嘉定区迎园医院的安宁病区,十张床,五年的努力,用爱点亮了生命最后一公里的暖光。 这家远离市中心的社区医院,少有人听说,但自从2012年,迎园医院成为上海首批开设临终关怀病房试点的社区卫生服务中心,一个主要收治恶性肿瘤晚期患者的“安宁病区”在这里从零建起。这里的医护人群与生死离别相伴,努力拓展着临终关怀的内涵。 从零开始,探索安宁疗护 墅沟路400号,有一栋白色外墙的小楼,一楼右手边的走廊两边,有六七间病房,其中一间就是“安宁病区”,这个神秘的病区,没有文字标识,只有医护人员才清楚。 86岁的卜婆婆乐呵呵地坐在床头,10月9日入住,外院CT检查显示,她的左肾有一个大肿块,没有手术机会了。子女们决定把母亲送到迎园医院。 “只想她太太平平,没有痛苦地过去。”女儿孙女士悄悄地说。 大医院医生给出的生命预判是“还有三个月”,卜婆婆眼看要“活过头”了,当然,这一切的前提是她并不知道这次住院的真正原因———得了肾癌。 安宁疗护的理念来自海外,病人的知情权很被看重。不过,在中国,像卜婆婆这样的病人很多,在人生最后一程,他们被善意地蒙在鼓里。 安宁疗护是医学领域的崭新命题,很多问题并没有很好的答案。迎园医院的安宁疗护科也正在探索之中。 五年间,这里接待恶性肿瘤晚期患者313人,他们中的大部分在三至六个月内“远行”,也有人是以天计的。 生命在这里进入真正的倒计时。“有些病人胆小,会说‘医生,让我握着你的手,我能感受到力量’。我明白,这有对死亡的恐惧,也有对亲人的留恋与不舍。”护士长陈烨说。安宁病床开设之初,1983年出生的她作为全院最年轻的护士长,主动请缨踏入这个陌生领域。 如今,陈烨却是安宁疗护科年纪最大的护士长,这里护士多是90后乃至95后。这支15人的年轻医务团队从零开始,努力探索如何为生命燃起最后的微光。 为病人拓展生命的宽度 陈烨说,安宁护理70%的工作是疼痛护理。晚期癌症引发的癌痛会让人痛不欲生,并由此引发抑郁、睡眠障碍等各种问题。为此,他们需要配合药物疗法、非药物疗法、音乐疗法等改善患者的疼痛,以及相应的睡眠、情绪。 “我没法改变你的寿命,但我们至少努力让你在最后的时刻舒服一些。”陈烨说,迎园的安宁疗护病区也是上海首批规范化癌症镇痛病房,现有个性化镇痛方案已能缓解大部分疼痛,尽最大可能让患者“没有痛苦,更有尊严地离开”。 但,这些就够了吗?安宁疗护病区还能做什么? 今年7月,这里收治了一个晚期胃癌的老伯,大家管他叫老王。老王性格孤僻,偶尔来探望的只有邻居。从邻居口中,陈烨知道,老王的女儿要临产了,但因为老王早年离异,与女儿的关系不好,眼看外孙要出生了,几次电话联系未果后,老王很沮丧。 微信、电话,陈烨赶紧试着联系老王的女儿。几次沟通,她的热心解开了女儿的“心结”,孩子出生后,老王的女儿第一时间将宝宝的照片传来。躺在病床上的老王看到照片,落泪了。三个月后,老王走了,没有遗憾。 如果生命的长度无法决定,能否帮助患者拓宽生命的宽度?陈烨和同事们总是在想,“还能给病人做些什么?” 2015年6月,李伯伯住进来了,前列腺癌骨转移,导致双下肢瘫痪。大医院的专家认为他“活不过半年”。李伯伯爱看电影,医护人员就下载给他看,他的爱人工作忙,医护人员就轮流陪护他,给他按摩瘫痪的腿部。 “抬一点点,试试再抬一点点。”陈烨和康复科的同事们一点点鼓励李伯伯。没想到,奇迹真的发生了。半年后,李伯伯可以走路了。去年4月,他出院了———各项指标都很好,他的癌症病情控制住了。 没多久,李伯伯就回到了迎园,这次他是回来当志愿者。“这里给了我第二次生命,我要来现身说法,给其他人信心!”李伯伯很感慨。 并不是所有患者都有这样的“大逆转”,更多时候生命在这里永久停泊。有时候,病人去世后,这里的医护人员还要继续为家属做哀伤辅导,陪伴家属走出亲人离世的阴影,坚强地生活下去。 目前,医院共有注册志愿者937人,社会志愿团体23家,这其中有不少是患者的家属,他们感觉曾在这里获得过帮助,希望能“感同身受地帮助更多人”。 生命不止于冰凉,更有温情 在这个安宁病区目前收治的患者中,年纪最大的95岁,最小的39岁。与别家医院不同,这里更多的是“有来无回”,医护人员几乎每周都在经历生死离别。“医务人员也需要宣泄的窗口。”迎园医院副院长盛飞说。 2013年起,这家医院创办了“心灵发现会”,通过专业的心理辅导,疏导医护人员心灵上的“不畅”。2014年,“心灵发现会”服务项目在“舒缓疗护伦理与实践”国际研讨会上获邀大会交流发言,迎园的经验与全市70多家开展舒缓疗护的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分享,获得好评。 作为疏解情绪的窗口,这里的护士们还自创了“护理日记”工作方法。 “5月26日。9床老太太住院了,预计生存期三天。90岁的老伴在沙发上坐着,寸步不离。看到这一幕,真有触动。生命最后的时刻,没有激情,但有的是相濡以沫,相伴一生。”护士陈佳? 宜家召回门风波| 问题产品召回中国区屡遭“歧视”,国内法律法规存“漏洞” 《中国经济周刊》记者 侯隽|北京报道 针对日前愈演愈烈的宜家召回北美地区“马尔姆”系列产品,但未在中国召回一事,11月30日,上海市质监局公告称,针对社会关注的宜家“马尔姆”系列产品,已约谈宜家(中国)投资有限公司,要求企业切实履行召回义务。 12月1日,宜家零售中国总裁朱昌来回应称,“马尔姆”系列抽屉柜产生倾斜并不是质量问题,在中国不重申召回,但受影响的消费者可持续寻求上墙配件、上墙安装,以及上门收取全额退款等服务,且该款产品至今未停产。 显然,宜家没有妥协。 >> 只召回北美区域涉嫌歧视? 事实上,这并不是宜家“马尔姆”系列抽屉柜第一次发生“夺命事件”。 早在2014年,美国就发生过两起“马尔姆”系列抽屉柜倾倒压死幼儿的事件。2017年5月,美国加州又有一名儿童被爆出因宜家“马尔姆”抽屉柜倾倒而死亡。截至目前,类似事故已造成8名儿童身亡。 2017年11月21日,宜家宣布从北美市场召回“马尔姆”系列抽屉柜、梳妆台等一系列隐患家居。但是,此次召回并不包含中国地区。 同样是“马尔姆”(MALM)系列产品,为何只召回美国和加拿大地区? 《中国经济周刊》几次致电宜家,对方均未就此答复。 宜家零售中国总裁朱昌来近日公开回应称:“迄今为止,在中国没有接到任何与‘马尔姆’抽屉柜伤害儿童有关的诉讼,该款抽屉柜今年的销量与去年相比也没有很大区别。” 据朱昌来透露,从2006年至今,宜家在中国市场售出200余万件“马尔姆”抽屉柜,此前曾先后在中国召回超过2.2 万件,有8000多件退回宜家,也有消费者申请免费上墙服务。目前该抽屉柜还在继续生产,也没有停产打算。 无疑,宜家此次在中国不重申召回的态度刺激了中国消费者的神经。 中国政法大学国际法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许浩明认为,宜家这次不在中国召回同款问题产品,“不仅涉嫌区域歧视,更是违反了国际贸易对于发展中国家给予特别、差别与优惠待遇的游戏规则。” 宜家中国区公关经理许女士曾表示,此前在国外的召回事件,只是基于美国上述标准才予以召回,除此之外,符合其他所有国家的标准,在其他国家也未启动召回,包括中国在内,所以并不存在歧视。 外界对此认为,宜家在中国市场的言行过于强硬。不过这种看法也许过于偏激,因为宜家在中国有时候其姿态放得非常低。 例如,2015年4月,北京一家宜家门店推出新规定,禁止顾客在展示家具上睡觉。不过,在发现很难完全杜绝这样的行为后,宜家马上调整了态度。当时宜家中国的一位发言人公开表示,欢迎顾客来店里试睡,鼓励中国顾客触摸和试用产品。 显然,从1998年进入中国市场已经快20年的宜家对中国市场游戏规则了如指掌。 >> 国内有关缺陷产品的管理制度和法律有诸多“空白” 事实上,这家来自瑞典的跨国企业产品多次出现问题以及召回。 2016年2月份,宜家称,鉴于存在玻璃灯罩掉落风险,宜家召回HYBY海比、LOCK劳克和RINNA莱纳3款吸顶灯。理由是“宜家收到顾客报告,反映吸顶灯的玻璃灯罩突然掉落。个别案例中,有顾客受伤并接受治疗,其中一位需要缝针”;2016年3月17日,宜家称因存在触电风险,召回GOTHEM哥特姆灯具产品,原因是“有两位顾客及一名宜家员工指出灯具存在漏电的情况”;6月23日,因存在儿童跌落楼梯的风险,宜家宣布召回PATRULL帕特鲁安全门,宜家称,收到来自顾客的报告,反映PATRULL帕特鲁安全门出现意外打开导致儿童跌下楼梯的情况。 产业经济观察专家梁振鹏接受《中国经济周刊》记者采访时表示,出现这么多次事故,明显是产品质量问题。“宜家一向标榜品质卓越,但是宜家没有考虑到消费者实际使用中的安全隐患才会导致事故频发。” 根据我国《消费者权益保护法》,经营者发现其提供的商品或服务存在缺陷,有危及人身、财产安全危险的,应当立即向有关行政部门报告和告知消费者,并采取停止销售、警示、召回、无害化处理、销毁、停止生产或服务等措施。 不过,目前我国只有汽车、儿童玩具、药品、医疗器械、食品等领域有缺陷产品召回的具体法律依据(如《缺陷汽车产品召回管理条例》等),其他领域有关缺陷产品的管理制度和法律依据几乎仍是“空白”。 此外,《消费者权益保护法》规定召回的前提之一是“经营者发现其提供的商品或服务存在缺陷”,意味着启动召回程序要靠经营者主动承认产品存在缺陷,召回的主体责任是企业本身。如果宜家坚持认为自己的抽屉柜不存在缺陷,那么就可以不主动启动召回程序。 业内专家认为,国内很少有抽屉柜倾倒导致的伤害案报道,这与消费者产品缺陷意识不强、主动投诉不足有关,“柜子倾倒大多会认为是孩子顽皮所致,并不觉得是产品缺陷”。 梁振鹏对《中国经济周刊》记者说,在很多西方国家,缺陷产品召回有非常细致的标准,并以法律法规形式存在,仅美国消费品安全委员会管辖的缺陷产品召回标准就有1万

编辑:
关键词:娱乐场所特大火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