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7-22来源:曲霞镇新闻网

1999年,金秋十月,风和气爽,十分宜人。中旬的一天,一大早我就搭上去汾阳的汽车,沿路望去,无边的庄稼已经收割的差不多了,只有棉花还绽放着朵朵白花。与公路交叉的柏油小道上,抢晒粮食的农民已经零零散散,看来大部分粮食已经入仓了,从他们喜悦的的笑容可以看出,今年一定又是一个丰收年。我是一下岗职工,下岗后在山西介休市开起了古籍书店,淘古旧书刊是我经营古籍书店的一部分。五年多来在汾、平、介、孝淘得古籍不少,有些还弥补了考古界的空白。但至今没有见过一部明嘉靖以前的古籍,而所见最早莫过于几部天启,崇祯间竹纸的古籍。昨日汾阳友人给我来电话说几帙《史记》,根据他所叙述的开本大小,行格、字数用用纸等情况,我初步判定是明中早期的刻本,心中不免有些激动。九点多,我与王某同去汾阳城中一户老式院落找到售书人家。这是一户旧式四合大院,主人是位年近八旬的老太太,精神很好,老伴已过世,两个儿子在外地工作,生活靠本城女儿照顾。寒暄几句后,切入买书的正题。我提出先看书,老太太的女儿领我们进西厢房,把书都搬在土炕上。我首先翻了翻《史记》是嘉靖二十九年秦府宣王翻刻宋黄善夫本,应130卷存78卷,真可惜!有乾隆36年刊《汾阳县志》14册,在书序的空格处书:“乾隆三十八年七月初十日县主李老爷送”字样,看来老太太的祖上在汾阳也是有头脸的人家。另外还有一部汾阳刊的《兰以松诗集》,其余就没有什么着眼的书了,这些书老太太开价一万元,而且咬定不零卖,我想,把价压低一些,忽然想起还有一些零散本,手抄本没有细看,零散本经常有些意想不到的收获。我提出再看一遍,我们第二次进入西厢房,一个意外的发现竟使我的心骤然跳动,在一册手抄本的后面几十页《大顺律》,是木版印本,从刻版风格和用纸等情况分析,我断定此书为当时李自成大顺律的印本无疑,实属罕见。我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但赫然三个大字《大顺律》明摆在端首,使我不容置疑。我们又回到正房商量价格,老人家一分不让。我果断地付了钱,抱走这批书。罕见本《大顺律》就这样被发现。

编辑:
关键词:2006年世界杯巴西vs日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