赌博大揭秘排九

浏览量:7421 时间:2018-12-12

点击‘狂言君侃球’可快速关注微信号:kuangyandoggy 杜兰特与霍师傅,仇怨由来已久。早年霍师傅还在我火,杜兰特还在俄克拉铁岭时,两人之间就曾爆发过冲突。北京时间2014年11月17日,铁岭主场对我火,因伤缺阵的杜兰特,在场边狂喷霍师傅,“嗨,你就是个软蛋。” 至于为何喷霍师傅,起因兴许是我火与湖人一战,霍师傅与老大之间爆发冲突,令当时还挺耿直的杜兰特相当看不惯————你一个浓眉大眼的魔兽,从洛杉矶一路跑到休斯敦,老大教育你两句,你居然还回嘴?当然了,人都是会变的,两年之后,凯文也干了。 君子报仇,十年不晚,魔兽报仇,只需三年。今年休赛期间,有记者存心搞事,不怀好意的问记者这么一个问题,“想喝斯嘉丽的洗澡水吗?”这问题问的,霍师傅随即淫笑起来,“当然会啦!” 赵匡胤呵斥李煜的使臣时,曾说过这么一句话,“卧榻之旁,岂容他人鼾睡?”同样的道理,老子的洗澡水,怎能和你分着喝?三年前结下的梁子,到了三年之后,反而被放大了。 此为背景。 说来也巧,今儿勇士人手短缺。库里扭了脚踝,至少两周;格林也挂出免战牌。以至于杜兰特必须与安踏亲王汤普森联手,扛起整支球队。这是否意味着坐镇主场的黄蜂有机可趁?残酷的现实提醒他们,别做梦。 汤普森的22分,无非就是常规操作。而杜兰特35+11+10的大三双,正儿八经就是“仇人相见,分外眼红”了。有道是想喝我女神的洗澡水,一定程度上等同于亵渎女神,这岂能原谅你?必须打,大打,狠狠打,往死里打。 顺带再多嘴一句,本赛季大湿的表虽威风八面。可东边的老汉不逞多让,西部的阿杜趁着库里休战之际秀出天际。注定了本赛季MVP的争夺,又将是群英汇聚,龙虎乱舞。难不成又要登时过早?余孽不由心中暗叹一声,“大湿真的苦。” 步行者能在主场费劲千辛万苦搞定公牛,必须得跪谢奥拉迪波。无论有或没有龟拳,奥拉迪波都用事实证明,今年夏天他是下了苦功的。从后场抢断,到一条龙直接干拔追身三分,干净利落,毫无拖泥带水。 看到这一幕后,印第安纳波利斯球迷忍不住长出一口气:总算赢了。而场边的霍伊博格同样忍不住长出一口气:总算输了。 沉寂已久的奥兰多三棍客,遇到东部倒数第二的老鹰,总算找到剑客的感觉。毕竟对手实力如此之面,再不赢实在说不过去。然而饶是如此,比赛仍打了一个加时,方才分出胜负。更令魔术尴尬的是,他们差点儿就没坚持到加时赛,便中道崩殂……不说了,咱去给奥古斯丁拜一拜,跪谢他老人家救命之恩。 绿衫军半场打完,被小牛牢牢压制,直到易地再战,方才翻过身来。至于如何翻身,不靠天,不靠地,靠欧弟,总而言之,每到关键时刻,他肯定管不住自己的风神腿,麒麟臂。突你,过你,走你,而你,无可奈何。 塔图姆1998年出生,满打满算还没20,可论及成熟度,和那些浸淫多年的老兵柚子(哎好像打错字了)没啥区别。事实上,极少能有新秀像他那样,打的如此老练,如此沉稳,如此能控制自己的情绪。这么说吧,由于他的稳,塔图姆的未必能在未来成为爆炸力十足的巨星;但同样由于他的稳,塔图姆未来一定可以成为任何球队都必不可少的重要拼图。 由于活塞不敌小鹿的缘故,东部前八已经被分割为三个阵营。绿骑第一阵营,猛龙单独一个阵营,活塞、费城、小鹿、步行者与奇才,又是一个阵营。三大阵营彼此泾渭分明,其中最为惨烈的,便是第三阵营。从第四的活塞到第八的奇才,也就相差1个胜场。 波书记归来,总算起到拨乱反正的效果,主场遇到孟菲斯这瘟熊,当然不会再客气。所以还是那句话,书记+政委制,才是确保团队战斗力的根本。反观快船,当衙内成为球队的Carry,本身就是一件挺悲哀的事儿。并不是说衙内表现不好,而是技止此耳。以衙内的能力,水准之上的替补,合格的首发,符合他的定位。非要强行让他Carry,结局唯有一败再败。 可伶乔守信,一己之力抢下12个前场篮板,刷爆哈士奇禁区,仍只能眼睁睁小船儿驶向五连败。 村夫这个人,最恶劣的一点在于严重扰乱联盟金融秩序。以马刺对阵快船为例,阿玛上双,帕克上双,阿德上双,妖刀上双,米尔斯上双,家嫂上双,这些都罢了。阿玛地位高,帕克,妖刀、阿德,家嫂水平高,米尔斯社会主义Buff加持,各有各的理由。可那福布斯居然也能上双,这就没法忍了。这老哥在其他球队,最多就是个小挥挥————狂言君的意思是,他就是个挥毛巾的材料。 偏偏在马刺,福布斯不仅能出场,还能可劲出手。全场盘点,8投6中,外线5投全中,单枪匹马便有17分入账。乡亲们给评评理,这厮明夏要去自由球员市场找工作,岂不是又能捞上一笔,签个好合同。久而久之像福布斯,西蒙斯,马扬诺维奇,拜恩斯这样的家伙多了,整个联盟岂不是都是村夫系的了? 阴谋,这一定是村夫的阴谋。 掰扯骑士之前,先插播两条八卦新闻。 立陶宛联赛的一支球队表示,球队可以为因顺手牵包而被学校禁赛的球二提供一份工作————当保安。这其实是一个非常不错的建议,球二大可以通过这份工作,来熟悉安保的一系列流程,为未来的偷盗事业增加理论与实践基础。还记得冯斯洛特罗夫斯基的那句? 李一男出来了。再过三个月,王欣也将重获自由。 过去的两年,什么投资领域最火?毫无疑问是共享经济与视频直播。共享经济火到什么程度呢?看看摩拜与OFO两家公司的投资方就知道了“ofo站着17位投资方,摩拜有22位投资方。” 视频直播也是如此,优酷、映客、斗鱼、花椒、快手、抖音等独角兽的背后,国内实力最雄厚的腾讯、阿里、金沙江创投、高瓴资本等财务投资人和战略同盟无一缺席。 作为两个领域曾经的王者,缺席这么一场盛宴确实让人扼腕。 两人都是天才 李一男的聪明是出了名的。他15岁考入华工少年班,27岁成为华为最年轻的副总裁。 1998年,无线研究部向江苏一个集团客户进行技术汇报,李一男是主讲人。不过由于工作太忙,事先根本不了解。就在去会议室的楼梯上,他拽住了无线研究部的总工,“你给我把主要的东西讲讲。” 结果5分钟后,李一男就在台上面对30多位专家侃侃而谈,“如此专业的技术,在如此短的时间里全部掌握,真是令人难以置信。” 在主管华为技术研发的3年里,李一男展示了超强的技术天赋以及对技术趋势的把握和洞察力,他在程控交换机、传输、数据通信、无线通信等领域,先后开发出10多项具有世界先进水平的产品,亲眼见证了华为的市场营收从4.1亿狂飙到200亿。 所以,当时的华为市场部常委的会议上,只要李一男说话,其他6位副总裁只有认真听的份,“没有李一男的意见,谁也不敢下结论。” 包括日后在百度,李彦宏给予了高度评价,“全世界能做百度CTO的人不超过三人,李一男就是中一位。” 后来,他创办的牛电科技,3个月就拿到了5000万美元的融资。2015年6月,第一代产品小牛N1 登陆京东众筹,5分钟筹资额破500万元,13分钟破千万,最后创造了7200万元的神话。 再看王欣。这个仅有大专文化的湖南伢子,仅用一款播放器就横扫千军,4年就成为我国视频点播领域的老大,最巅峰的时候安装量超过3个亿,而当时的网民总数量也不过5.5亿。 要知道,这一成绩的取得是在2012年。当时我国宽带普及率仅为 4%,而且网络下载速度普遍都在 100kb/s,别说看视频,看电影,就是看张图都费劲。 当时,主流厂商提高播放速度无非就是扩容,扩容,再扩容。 王欣却另辟蹊径,将发力点放到网络的计算能力和带宽上,并首创对等互联网络技术,“向其它下载过该文件的电脑获取,下载完成后自动分享。”这样,网友可以边播边下,“下载人数越多,下载速度越快。” 同时,他独创“BT种子在线播放”、“雷达”以及“视频剪辑”三门绝技。什么BT,什么迅雷,只要是种子文件就能兼容,没有快播不能播放的,而且,在搜索算法没有太多限制,通过“雷达”功能,点击一下按钮,立马就能搜出附近的片源。 更让人叫绝的是,2008年,王欣开发出了视频剪辑功能。凡是喜欢的片段,用户可以非常方便地做成MV。所以,快播2011年销售收入突破1个亿,2012年更是增长到3亿元,足足翻了3倍。 都在关键地方犯了低级错误 可惜,老天在打开一扇门的时候总是关上一扇窗。 李一男犯的第一次错误是在港湾网络。本来,他是有机会的,并计划带领港湾网络到纳斯达克上市。不过就在这个节骨眼上,他偏偏收购了另一位“老华为人”创办的、专供光传输设备的钧天科技。 要知道,钧天科技的光传输设备业务正是当时华为收入最好、利润最高的产品线。显然,李一男的这一步触碰到了华为的底线,“乖乖,红一方面军和红四方面军还胜利会师了!” 所以,华为专门成立了“打港办”,“不惜代价,从各个领域封杀港湾。”从此,港湾业务急剧下滑,最终被逼得走投无路。 由此,港湾上市这一步,迈了4年也没有迈过去。 第二次错误就是让李一男付出2年多牢狱之灾的内幕交易。以他在华为、百度、移动等公司身居要职的经历来看,要资源有资源,要人脉有人脉,会为这区区几百万冒险吗? 要知道,在金沙江创投期间,李一男曾以300万元投资数字天域,此后该公司借壳上市,他手握的股票转手价值就高达9.6亿。 真要内幕交易或许有更安全稳妥的方式,也不至于留下明显的把柄。所以,只能说李一男太狂妄,根本不屑于去了解证券交易的相关法律。 反观王欣也是有机会的,他对盗版与色情迟早要坏事应该是心知肚明。所以早在2012年,就试图推出不良信息举报系统,借此封杀不良内容来源。 但是,王欣下不了狠手,“严格按照模型来,90%的客户都要流失掉。”没有办法,人为财死鸟为食亡。当时,他还指望着快播到纳斯达克上市实现发财梦呢,“一旦成功上市,100亿市值是大概率事件。” 所以,王欣只能看着快播成为众矢之的,看着10多家视频网联合对快播采取法律诉讼,并成为中央“剑网行动”的严打对象。 等到2014年4月16日晚,他有所觉悟,发表《致快播用户书:我们涅槃在即》,“快播自宫涅槃,最后一位盗版战士的倒下,标志着互联网视频草寇时代结束。”但已经来不及了。 是性格决定命运吗? 的确,李一男的“张狂”“脾气暴躁”是出了名的。 一名为“戴辉”的网友讲述了第一次见李一男的情形,“看到一个不怎么挺拔的瘦男生目中无人走了进?常德位于湖南省西北部、长江之南洞庭湖西侧,有“黔川咽喉,云贵门户”之称,是湘西北重要的交通枢纽和政治文化中心,为历代兵家必争之地。湖南省外的人,知道此地者大概甚少,但对中国抗战史稍有涉猎者,闻听“常德”二字,莫不肃然起敬——因为近70年前,在这里爆发了一场因战事异常惨烈而被史家称之为“中国斯大林格勒战役”的常德保卫战(亦称常德战役、常德会战)。余程万发生在1942年7月至1943年2月的斯大林格勒战役,是第二次世界大战的转折点,也是人类历史上最为血腥和规模最大的战役之一。苏德双方陆续投入的兵力都超过百万甚至数百万,结果德方伤亡75万人,另有9万余人被俘;苏方伤亡110万人,其中有数万平民;战役以德方惨败结束。常德战役没有如此大的规模,也没有给中日双方造成如此大的伤亡,同时也不具备抗日战争“转折点”的历史标识。但这次会战,其规模之大,兵力之多,战线之长,在中国抗战正面战场上仅次于台儿庄战役;中国军队经过浴血奋战,付出了巨大的牺牲,给进犯日军以重大打击。特别是七十四军五十七师苦战16昼夜,以几乎全军覆没的代价为中国军队在战略态势上赢得了主动。1943年11月,日本侵略军的铁蹄踏上了常德的土地,但他们在这里遇到了一支“虎贲之师”的顽强抵抗,这支军队以8000余人的兵力力敌30000余日军,顽强坚守了16天,毙敌过万。最后弹尽粮绝,仅80余人突围。而一些无法撤离的重伤员,要么拉响手榴弹与敌同归于尽,要么调转步枪枪口,用脚趾扣动扳机,将最后一颗子弹留给了自己。1943年11月18日,常德保卫战打响,日军首先向常德外围防御阵地发起进攻。当天傍晚,河洑山枪炮声四起。陈位明告诉记者,河洑山是常德西部的高地及咽喉位置,当年率部坚守在这里的是171团阮志芳营500余将士。日军第一次进攻只有500多步兵,100多骑兵,很快就被击退。此后,日军不断增加兵力,动用飞机、大炮轮番轰炸。为取得更好的射击角度,守军甚至在树上搭建机枪射击位。危急时日军一度冲到战壕前,均被将士以刺刀肉搏击退。在打退敌人的7次冲锋后,日军在河洑山丢下了500多具尸体。战至23日,恼羞成怒的日军对阮营阵地进行密集轰炸。3000多步兵向河洑山、河洑镇发动猛烈进攻,并动用了他们攻坚时惯用的毒气弹。当日激战过后营长阮志芳和全营500多人全部阵亡,但他们也让上千名侵略者横尸在阵地前。这支被称为虎贲之师的军队就是74军57师, 在1939年的江西高安战役和1941年的上高会战中,57师重创日军,立下赫赫战功,尤以打坚守著称。上高会战后,74军被授予军中最高奖品——飞虎旗,恰逢战时因保密需要,不少部队隐藏番号改用代号称呼,57师被命名为“虎贲”部队。57师这支虎贲之师,由74军副军长余程万兼任。余程万祖籍广东台山,为黄埔一期学员,以治军严明、擅打硬仗著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