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世界杯俄罗斯队

              (ADMIN)

              2018-12-17

                  北洋大时代的生存智慧(一百二十九):人心叵测,吾道不孤。在北洋王朝历史上,自强之路前途漫漫,以至于袁世凯这样的雄主都没能想明白,洪宪帝制的身败名裂中撒手西去,留下的一个烂摊子,无人可以收拾。迷茫的情绪在蔓延,复辟之势也如幽灵般见缝插针,北洋元老张勋更是在袁世凯死后留下一句“宫保在,从宫保;宫保不在,从旧朝。”在紧锣密鼓地暗中准备下,北洋历史上又一大恨事即将上演,但是仅凭张勋一个地方军阀,能把一场复辟闹剧搬上庙堂中枢,其中众多帮凶也起到推波助澜的作用。洪宪元年,曾任陕甘总督的升允就曾接受日军的军械与军饷,暗中编练“勤王军”,而且与张勋积极接触,两人约定同时南北起兵复辟,以迎接宣统重登皇位。虽然最终计划失败,但是收整残部的升允一直是张勋的铁杆支持者。作为北洋元老,徐世昌、冯国璋以及段祺瑞等人对待张勋复辟的态度也是很暧昧。徐世昌作为慈禧钦点的清朝东三省第一任总督,这位镇守大清最后退路的人选,自然对清廷持有同情的态度,在袁世凯死后,护送袁世凯棺木回彰徳时,无不寄攘权事宜于“复辟”之事情上,从而对张勋复辟采取姑息纵容甚至是支持的态度。曾任清廷禁卫军统领的冯国璋,这个清廷嘉封的男爵,虽说此时已经是北洋军阀中数一数二的实权派,但是忠君思想颇为浓厚,对于张勋复辟的支持态度明显,不仅草拟了支持张勋复辟的密电:“项城长逝,中原无主,义旗北指,此正其时,公若锋车先发,弟当布置所部以继其后。”在冯国璋的小算盘中,他也更希望借此来实现接任袁世凯地位的目的,而张勋不若是一颗闯阵的马前卒。但是他对张勋策划复辟的集会,表现出“尤深赞许”,给了张勋一种“吾道不孤”的幻觉。对于北洋军阀中另一位实权派人物段祺瑞来说,虽然对张勋复辟没有好感,但是因为与黎元洪的府院之争正上演的热火朝天,而且棋差一招被罢免返津,张勋的北上复辟无疑可以对黎元洪施加压力,自然是有利可图,所以段祺瑞采取纵容以观其变的态度。而北洋军阀中如张作霖、倪嗣冲等人也是张勋的坚实支持者,张作霖出于对关内形势的考虑,浑水摸鱼从而染指关内自然是上策,而凶悍好斗的倪嗣冲也给予张勋以声援。最终,张勋虚幻地感觉复辟似乎已经成为人心所向,而且洋人为了利益也大加支持。德皇之弟亨利亲王出访北洋,对清廷遗老溥伟声称他的皇兄愿意支持清廷复辟,而且在张勋拥兵徐州之时,不仅提供大批枪械,而且一旦复辟成功愿意首先承认建交。日军同样不甘落后极力拉拢张勋,先是将留日的清廷遗老如升允等人送回国,然后给予巨额经费资助。这些利于复辟的内外气候,不仅打消了张勋的顾虑,更给他们带来一种大势所趋的错觉,但是究竟是吾道不孤的大势所趋,还是人心叵测的勾心斗角,张勋只是一个亦步亦趋的马前卒。

              墓地罪恶累累的甲级战犯 之上出现小幅上冲但还是 食用口感而焯水可以去除 元不等而据车质网了解早期 运行标准下777X比现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