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7-21来源:五庙乡新闻网

莫扎特,他为自己谱了一首《安魂曲》赵牧天太冷,拮据的莫扎特竟没钱取暖。为抵御寒冷,他和妻子只好在屋子里跳小步舞曲……就在这个困窘的冬天,“雪中送炭”的奇迹出现了,一个头戴两面神面具的黑衣人,送来一小袋金币,这是他预订《安魂曲》的定金。莫扎特没识破黑衣人的身份,他就是维也纳宫廷乐师、对莫扎特才能恨之入骨的萨里埃利,这个假装关心莫扎特的人,一直以来不断扮成莫扎特的崇拜者匿名购买乐曲,迫使身陷贫困境地的莫扎特只能拼命写作以换取报酬。这是最后一次了,兴高彩烈的莫扎特收下金币,意味着他最终收到了一份特别的死亡通知书──为自己创作最后一首名曲《安魂曲》。写一首《安魂曲》对莫扎特似乎应该不费吹灰之力,出人意料的是,尽管交了定金之后的黑衣人频频敲门讨债,旷世奇才的莫扎特一夕数惊,就是无法写出《安魂曲》。因为他无法找到死亡的真切感觉,他不能把平庸、“假死”的悲伤谱记下来。事情终于在莫扎特突遭到病魔袭击并陷入弥留状态时发生了转折。他最终真切感受到了死神的来临,然后向露出真容的黑衣人口述完极尽哀婉的旋律……这旋律俨然是说,若无生死没有真切感悟,即使最伟大的艺术天才,也会一筹莫展,现在他有了。莫扎特死了,世上好像不再有音乐。就像二战名将巴顿自己的那个浪漫幻想──“我从远古走来,将在最后一场战争中被最后一颗子弹打死”。亦如那个感慨:“人类拥有牛顿是必定的;人类拥有贝多芬则是人类的福气。”这就是1985年电影《莫扎特传》向我展示的,一部能如此生动的影片确实也配得上八顶奥斯卡大奖。人类的某种艺术样式在达到群星灿烂的巅峰之后,就注定了漫漫的下坡之路,并由此成为“古典”。每一个时代都有其主流的艺术样式,任何古典艺术的命运也无非两种:要么被新的更有市场的样式取代,要么被类似莫扎特这样的新时代的重新激活、复兴。80年代,西方古典音乐曾在刚刚开放的大陆中国红极一时,现在放眼大陆乐坛主流的样式已经被流行音乐一统。这是对欧美主流音乐艺术样式的复制,而且经由港台贩来,所以我并不奇怪中国流行乐坛充斥模仿的滑稽可笑场面:二十好几的成年男女哼着不通的奶语;明明活得有滋有味却满咀跑舌头,呼啸的尽是“死去活来”。流行音乐也是需要“天才”的,天才的诞生却需要合适的土壤。在縻縻之音曾备受打击今后也难保不测的地方,在创造力没有获得充分解放前,不会有天才,它连安魂曲都不配得到。注 沃尔夫冈-阿马德乌斯-莫扎特(1756-1791) 出生于萨尔斯堡一个宫廷乐师之家。与海顿、贝多芬并称为维也纳古典乐派三大作曲家。1791年在贫病交加的莫扎特于维也纳去世,享年35岁。

编辑:
关键词:踢足球游戏台说名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