赌博毁了

来源:ork.hk  作者: 松岗镇新闻网  发表时间:2018-12-11

摘要 【中概互金股上市数日即破发 更严监管已在路上】今年下半年,中国互联网金融公司接连高调赴美上市掀起热潮讨论,仅短短一个月,就有四家互金企业先后登陆美股市场。然而,随着监管整治的“重拳出击”,以及对包括高贷款利息、贷款人身份核准、贷后暴力催款等问题的质疑,趣店、拍拍贷、简普科技等中概股的股价纷纷下跌,拍拍贷更是在挂牌后的第三个交易日,便跌破过发行价,第四个交易日则收在发行价下方。(第一财经) 今年下半年,中国互联网金融公司接连高调赴美上市掀起热潮讨论,仅短短一个月,就有四家互金企业先后登陆美股市场。在造富效应驱使下,多家国内互金公司纷纷对外宣称也正在做赴美IPO 的准备。 然而,随着监管整治的“重拳出击”,以及对包括高贷款利息、贷款人身份核准、贷后暴力催款等问题的质疑,趣店、拍拍贷、简普科技等中概股的股价纷纷下跌,拍拍贷更是在挂牌后的第三个交易日,便跌破过发行价,第四个交易日则收在发行价下方。 华盛顿UpWealth投资咨询公司CEO James Early对记者称,他对于中概互金股股价的下跌并不意外。“发行首日的价格反而让我震惊。”James进一步表示,互金行业此前发展过于迅速,并略显“失控”之态,因此监管的收紧是极为必要的。“我相信监管层在未来几个月会集中出台相关政策,细节会持续在接下来的几年中逐步完善,这是一个循序渐进且必然的过程。” 而对于中概互金股的股价走势,多位受访投资人士称,并不看好,“很难想象一个被监管打压、被舆论诟病的行业会有大行情。” 互金中概股股价大跌 从公司的盈利数据来看,现金贷可谓互金公司真正意义上的“现金袋”。以趣店为例,从2015年的亏损2.33亿到2017年盈利9.74亿,趣店仅用一年多便完成了市值涨十倍的神话。上市后总市值最高过百亿美元的趣店,即使下跌后其市值依旧远高于先它上市的宜人贷、信而富,甚至一度赶超了中国不少城商行、农商行。 2007年6月上线的拍拍贷是中国第一批P2P公司,业绩一直不温不火,突然“咸鱼翻生”,宣布于纳斯达克上市。其招股书显示,2016年,拍拍贷净营业收入为12.16亿元,相比2015年的1.96亿元,增长率达520%。 然而高调上市后,趣店、拍拍贷等互金公司遭受了持续盈利能力、现金贷暴利等质疑。 本月21日,互联网金融风险专项整治工作领导小组发布的《关于立即暂停批设网络小额贷款公司的通知》更是如一记重锤,放眼扎堆赴美的互金公司股价走势,恍若狂欢之后的狼藉。 截至截稿,拍拍贷报每股9.45美元,跌破13美元发行价,较发行首日最高价14.63美元下跌35.4%,市值缩水77.85亿美元;趣店报每股12.22美元,较24美元发行价接近腰斩,较发行首日最高价35.45美元下跌65.53%,市值蒸发超过70亿美元。 “这些同行企业接连在短短几个交易日里破发,这对我们来说,是必须要考虑的时间窗口因素,也要提醒我们正在准备赴美上市的互联网金融客户要上市可能面临的风险。”一家外资投行人士告诉第一财经。 该投行人士还表示,监管政策的进一步明确势必会在资本市场上产生影响,虽然美国市场近两年来很看好中国的金融科技公司,但同时他们也会逐渐认识到这些企业所存在的风险,那些有计划赴美上市公司IPO进程或将受阻。 算不清的糊涂账 中伦文德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陈云峰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中国银监会等部门发布的《关于进一步加强校园贷规范管理工作的通知》要求,一律暂停网贷机构开展在校大学生网贷业务,逐步消化存量业务。因此校园贷业务应当逐步退出。 他列举从事现金贷的公司主要存在的几大风险,首先就是贷款利率过高,这也正是公司利润的主要来源,随之而来的逾期成本是消费贷从用户身上获利的另一大杀器。 按照中国法律的规定,借贷双方约定的利率未超过年利率24%,出借人请求借款人按照约定的利率支付利息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借贷双方约定的利率超过年利率36%,超过部分的利息约定无效。借款人请求出借人返还已支付的超过年利率36%部分的利息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 为了规避这一法律红线,现金贷平台通常用隐蔽的方式加到借款人身上,比如手续费、快速信审费、账户管理费等名目。借款人一旦逾期,平台将收取高额罚金。 还款不及时,随之带来暴力催收。陈云峰称,网贷公司业务风控并不完善。公司对借款人资质、背景、历史借款信息等审核不严,导致多头借贷、共债等问题严重,一部分借款人甚至通过借新还旧,在资金循环往复中增加现金贷业务风险。 “部分公司经营过程中规定较高利息、手续费等,一方面利率较高触及监管红线,另一方面会导致借款人无力偿还,特别是如果对高利率不充分提示,甚至误导借款人,会进一步引发坏账风险。”陈云峰表示。 暴利中有多少“擦边球” “在上市之后,投资人在分析互联网金融公司的业务是否‘透明’时的‘透明’,和所谓借款人在借款时要了解的‘透明’的概念是完全不同的。我甚至可以说,两者的‘透明’压根就不是一回事。”李林(化名)在海外某投资机构有多年的工作经验,近期扎堆赴美上市的

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