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志文和汤唯在赌场

昔阳县新闻网

2018-10-16

字号

【环球时报驻澳大利亚特派记者 李锋】澳大利亚又开始闹腾了。去年7月,以南海仲裁案公布所谓结果为起点,从宣称中国“必须执行”,到担忧“政坛遭中国捐款渗透”,再到炒作“在澳华人效忠北京”,澳大利亚上演了一整套“反华闹剧”。没想到,这台闹剧能延续至今,只不过,主角从澳媒变成了澳总理特恩布尔。他用中文宣称“澳大利亚人民站起来”,表演花样多了,但内容依旧老套——指责“中国影响力干预澳政治”。“然而,真正令人感到担忧的应该是澳大利亚对中国的干涉。”一名深谙澳大利亚外交事务的人士近日对《环球时报》记者说,“多年来,这个国家在渗透和干涉中国事务方面乐此不疲,其行为对中国的国家安全和领土完整已造成实质性损害”。 “如临大敌”提防中国人 澳大利亚对中国事务的渗透首先体现在其对华人的监控。熟悉澳大利亚外交事务的人士告诉《环球时报》记者,澳政客和安全部门对华人怀有深深的敌意和偏见,“无论你是华侨还是已经入籍,在他们眼里,华人都是潜在的中国间谍,是重点监控对象”。据了解,多年来,很多华人出行会有人盯梢,参加活动有人跟踪,打电话被人监听,工作与生活完全在他人的掌控之中。 一方面对华人进行监控,另一方面,澳大利亚媒体在政府的纵容下,过去几年里一直系统性地妖魔化华人以及中国。他们对华人的活动异常感兴趣,但经常断章取义、捕风捉影,反过来抹黑华人遭中国使馆或北京方面控制。就连中国留学生群体也成为他们重点的“盯防”对象。 今年,墨尔本和悉尼的大学校园接连出现“中国佬滚回去”“杀死中国人”等激进标语;10月,两名中国留学生在堪培拉被30多名当地青少年围殴。然而,就在中国留学生遇袭的第二天,澳官办媒体澳大利亚广播公司(ABC)刊登报道,称澳情报部门要求澳社会警惕中国政府对澳高等院校的渗透。殴打事件发生前两天,《悉尼先驱晨报》则在炒作中国的“统战部门”通过留学生渗透澳政治。 2016年12月,墨尔本大学校园内现上百张种族歧视海报,上写“sh**skins、黑鬼(niggers)和中国佬(chinks) ,统统滚出澳洲” 不久前,中国留学生在堪培拉举办活动,庆祝中澳两国建交45周年,《环球时报》记者前往现场采访准备活动。本以为自己到得够早了,没想到,澳大利亚广播公司的同行已在那里蹲守多时。他们四处拍摄,神情紧张,不像在正常采访,倒像是如临大敌一般。果不其然,其后播出的节目不仅声称中国留学生受到学生组织的监控,而且把原本学生自娱自乐的活动描述成向中国政府表忠心的“政治秀”。 据《环球时报》记者了解,由于媒体的歪曲报道、学习与安全环境的不断恶化,一些中国留学生如今面临比较大的心理压力,不少人已经开始怀疑,当初选择到澳大利亚留学是否正确。 知情人士告诉记者,华侨华人和中国留学生之所以被长期监控和污名化,与澳大利亚根深蒂固的反华和反亚裔社会思潮密不可分。中国驻澳大利亚大使成竞业今年6月在一次公开演讲中警告说,有些澳大利亚人不愿意看到中澳及两国人民间的友好合作关系继续发展,他们的目的就是要制造针对中国的恐慌情绪。 与分裂中国势力勾搭不断 除了搞“渗透”与“抹黑”,在干涉中国事务这条道路上,澳大利亚的步伐也一直没有停下来过。根据中澳两国建交公报和相关文件,澳大利亚在包括涉及台湾、西藏、新疆等问题上尊重中国主权和领土完整。但是,这个国家多年来置原则于不顾,以所谓“言论自由”“宗教自由”为幌子,与“藏独”“疆独”“台独”分子勾勾搭搭,暗通款曲。 澳大利亚多次邀请达赖访问,包括前总理霍华德在内的多名政坛重要人物也都和达赖有过会见。位于印度的所谓“西藏流亡政府”不仅在澳大利亚设有办事机构,而且澳大利亚议会里还设有跨党派的“支持西藏小组”,目前这个小组的头目是澳大利亚绿党领导人。丽莎·辛格 今年3月,澳大利亚参议员丽莎·辛格前往印度达兰萨拉,出席达赖集团的所谓“西藏妇女抗暴起义纪念”活动,辛格在达兰萨拉鼓噪和挑唆西藏妇女“站出来维护权利,并进入不同领域”反对中国统治。 今年8月,所谓的“西藏流亡政府中央司政”洛桑森格对澳大利亚进行8天窜访,其间先后在悉尼歌剧院、悉尼科技大学和澳大利亚国立大学发表公开演讲,出席西藏问题研讨会,在堪培拉会见国会议员,以及在墨尔本接受多家主流媒体采访。对于这样一名分裂分子的窜访,澳大利亚方面竟然“给予了很高的评价”。 今年11月,以分裂中国西藏、新疆,甚至内蒙古为目标的所谓“第十二届族群青年领袖研习营”在日本东京举行。澳大利亚国会议员迈克尔·丹比亲自前往东京,为这些中国的分裂分子加油打气。迈克尔·丹比 迈克尔·丹比是澳大利亚顽固?摘要 统计显示,若以定增股份上市日为准,今年前11个月,有367家上市公司共计实施472次定向增发,累计募集金额1.12万亿元,与去年同期733次定增、合计募资额1.53万亿元相比,均出现三成左右的下滑。 受再融资新规影响,A股定增市场出现大幅缩减,与往年相比,基金公司参与定增的热情骤降,参与数量、金额都明显下滑。 定增市场缩水 基金参与热情降温 统计显示,若以定增股份上市日为准,今年前11个月,有367家上市公司共计实施472次定向增发,累计募集金额1.12万亿元,与去年同期733次定增、合计募资额1.53万亿元相比,均出现三成左右的下滑。 与此对应的是,基金公司参与上市公司定增的热情也在降温。今年前11个月,共有76家基金公司累计参与502次上市公司定增,增发累计获配投入资金1457亿元,其中,有27只公募基金累计获配43次上市公司定增项目,增发累计获配投入资金超过13亿元。而在2016年同期,有122家基金公司累计参与1614次定增,增发累计获配投入资金3251亿元,其中,有122只公募集金累计参与375次,增发累计获配投资资金174.46亿元。 值得注意的是,在今年前十大定增项目中,只有中国联通和五矿资本有基金公司参与,兴全基金旗下的两只专户产品参与了中国联通的定增,前海开源基金和兴全基金旗下产品参与了五矿资本的定增。 在今年前十大定增项目中,中油资本占据两席,两次累计募资额为880亿元,中国联通募资617亿元,顺丰控股募资425亿元,兴业银行、江苏国信、彩虹股份、中油工程、沙隆达A、五矿资本募资规模均在100亿元~300亿元。 财通基金依然领先 从具体基金公司来看,昔日“定增王”财通基金依然遥遥领先其他基金公司,今年前11个月共参与108次定增配售,增发累计获配投入资金为247.72亿元。去年,财通基金共计参与688次定增,增发累计获配投入资金568.15亿元。 北信瑞丰基金参与定增势头迅猛,参与次数和规模都逆市增长,今年前11个月累计参与43次定增,增发累计获配投入资金为137.65亿元,而在去年同期共参与38次,增发累计获配投入不到100亿元。 九泰基金期内共参与27次定增,累计获配投入38.49亿元;泰达宏利基金参与20次,投入79.26亿元。 去年,除了财通基金外,博时基金共参与69次定增配售,获配投入资金为155.87亿元;华安基金位居第三,共参与58次,获配投入资金64.11亿元。此外,北信瑞丰基金、申万菱信基金、泰达宏利基金、信诚基金、金鹰基金、安信基金和嘉实基金参与增发配售次数都在30次以上。从获配投入资金来看,财通、博时、泰达宏利、申万菱信、金鹰、建信和安信在100亿元以上。 从参与定增的行业来看,基金公司较为青睐能源和消费等行业,以及制造、环保等板块。例如,洛阳钼业定增有民生加银、建信、北信瑞丰、泰达宏利、红土创新、博时、信诚等7家基金公司参与,中油工程定增有财通、诺安、九泰、建信等6家基金公司参与,泸州老窖定增有易方达、汇添富、博时等5家基金公司参与。
王志文和汤唯在赌场
责任编辑:宿绍军剧常坤新闻报料:4009-0-7083   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王志文和汤唯在赌场

继续阅读

评论(5498)

追问(51)

热新闻

博主的引领下大家纷纷把矛头

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金沙国际娱乐热门推荐

关于thepaper网联系我们版权声明金沙国际娱乐广告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