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6-21来源:紫荆关镇新闻网

 人工智能领域从来都不乏重磅新闻。继去年的AlphaGo战胜李世石、今年的人机高考大战之后,又有一个曾经只能在科幻电影中看到的情景来到了现实世界——就在前不久,福特汽车给那些需要长时间高举双手开展工作的工人安装了智能机械手臂,这种“肉身搭配机械臂”,不仅能减轻疲劳,降低事故率,还能把老工人的生产力提升至年轻人的水平。如此一来,人工智能又在制造业领域抢占了一席之地。近年来,人工智能的爆炸式发展,已然使其成为各路资本竞相追捧的新风口。既然是风口,自然预示着潜在的巨额财富。那么,人工智能是否能够成为未来最赚钱的行业之一呢?从中美“朱格拉周期”看主导产业的更迭谈到行业更迭与资本追捧,必须要提到的一个名词就是“朱格拉周期”,它是指一种为期约8~10年的周期性波动,主要受设备更替和资本开支驱动。法国医生、经济学家克里门特·朱格拉在《论法国、英国和美国的商业危机以及发生周期》一书中,首次提出这一概念。他研究发现,社会大生产过程中,由于机器设备存在磨损、技术进步等因素,往往过几年就需要更新,这种设备更替带动资本开支呈现出周期性变化,从而产生有规律的经济周期性变化;当整个经济处于设备投资的高峰期时,就会产生大量的资本支出,依靠固定资产投资拉动经济步入繁荣;而当一轮设备投资完成后,投资又会步入低谷,从而使经济进入下行轨道。资产配置的核心是产业,产业更迭是朱格拉周期的精髓,更是宏观经济发展的关键所在。每一轮朱格拉周期的开启,背后都对应着一个主导产业,而该产业之所以能够成为主导,是因为它拥有着时下最为前沿的技术,由此决定了其较高的劳动生产率水平。根据结构主义观点与经济增长非均衡性的有关理论,各经济部门生产率水平的差异会引起资本、劳动等生产要素的跨部门流动,即从生产率较低的行业流向生产率较高的行业,从而进一步助力高生产率行业的壮大,使其成为拉动国民经济增长的主要引擎。从微观企业的角度来看,企业家同样更倾向于把有限的资金投入到劳动生产率更高的行业中,以便获得更大的产出并实现更多的盈利。而产业是劳动生产率的载体,由此可以大体判断:企业资本开支和劳动生产率高度相关,而主导产业往往拥有着较高的劳动生产率水平,所以抓住了主导产业就是抓住了时下的风口,而抓住了风口也便是抓住了系统性投资机会。从美国经济的发展历程来看,自上世纪中叶起,每个朱格拉周期的主导产业在10年左右的时间里,用技术进步或全球化需求驱动该产业的投资周期,而后便被下一个主导产业所替代(参见图1)。具体来说,美国在每个朱格拉周期的主导产业、龙头企业及其更替如表1所示。从中可以清晰地看到,美国自上世纪60年代起,先后经历了“汽车→化工→消费品→电子计算机与通信→房地产→互联网”的产业更替过程,而每个阶段的主导产业也相应成为了当时的风口,基于在当时领先的技术水平,吸引大量的资金流入,助力行业发展,进而推动国民经济的进步;而临近周期尾声之际,该主导产业的设备投资也渐近低迷,此时便开始酝酿着下一个朱格拉周期与新风口的来临。 反观中国经济,自改革开放以来,同样也经历了若干个朱格拉周期,与之相应的各个主导产业也顺次发展壮大并实现更替(参见图2)。从图2可以看到,基建一直是中国经济发展进程中的产业层面的主要抓手,每个阶段的表现形式有所不同,进而带动了与基建相关的各个行业的发展与诸多投资机会,随着新技术的不断涌现,由基建产生的系统性投资机会也在随之调整与改变。以房地产行业为例,自1998年福利房分配制度终结后,中国房地产行业迎来了长达十年高增长与高回报的“黄金时代”。房地产投资和销售都处于高速发展轨道,其中投资平均增速高达24%,销售平均增速同样达到20%。随着中国经济新常态的到来,经济下行压力逐渐显现,地方政府和国企在着力去杠杆,杠杆转移给居民的空间也很有限,从而依靠“基建+地产”拉动固定资产投资的旧模式驱动力开始衰减。同时,本轮工业品通缩最严重的时候即将过去,伴随着工业品价格的回升,企业生产和投资的意愿也逐渐回升;而去库存阶段对投资的压制作用将消耗殆尽,未来将逐渐进入加库存阶段,将有利于企业资产开支的增加。于是,种种迹象均预示着本轮朱格拉周期的落幕与新一轮朱格拉周期的启动。另一方面,新一轮技术革命已经近在咫尺。在科技浪潮的席卷下,中国制造业的发展已经呈现出自动智能化、服务型化和国际化三大趋势,因此制造业有望在下一个朱格拉周期与技术革命的双重叠加下,实现转型和升级,并成为支撑未来中国经济发展的新主导产业。需要注意的是,在“互联网+”的引领下,当前中国在硬件设备、自动数据处理等方面已经积累起较高的技术水平,而且5G通信、物联网、人工智能、新能源汽车等高端装备制造业也获得极为有利的政策倾斜,前景十分广阔。相比之下,人工智能凭借自身独特的优势和魅力,从诸多风口行业中脱颖而出,被人们视作下一个朱格拉周期中“风口中的风

编辑:
关键词:世界足球小姐摩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