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9-21来源:高城乡新闻网

1845年,美国作家梭罗只身来到瓦尔登湖,自己搭建了一间小木屋。 独居2年零2个月零2天后,他悟出了这样一个道理:“如果一个人,能满足于基本生活所需,便可以更从容、更充实地享受人生。” 苏轼,一生坎坷,官海沉浮。被贬黄州时,一日与友人共游南山。友人招待野菜,苏轼尝后,不禁慨叹: “人间有味是清欢。” 在这个物欲横流的时代,每个人都渴望能拥有更多。然而,返璞归真,才能让自己清空杂念,过简单清爽的生活。 从物质、到精神,人生的每个维度都可以删繁就简。随着你定期扔掉不需要的东西,你会越来越清楚:什么才是你真正在乎的。 01 放弃无用的社交 在网易云音乐里曾经看过这样一条戳心的评论: 到了一定年龄,必须扔掉四样东西:没意义的酒局,不爱你的人,看不起你的亲戚,虚情假意的朋友。 我曾遇到过这样一类人,总是将“人脉”二字挂在嘴边,最大的爱好就是炫耀自己有多少微信好友。 刷朋友圈时总能看到:今天他又参加了哪些大咖的聚会,昨天又在KTV的某某包厢喝到不省人事。。。。。。不管是什么酒局都能看到他的影子。 然而,所谓的人脉,不是集邮,并不是靠几次酒局就能建立起来的。更多时候,你会发现,自己付出时间和精力去维护的,都是无用的社交。 你花尽心思想要从你认识的人中榨取利用价值,到头来也许会发现:人家根本没把你放在眼里。 作家李尚龙说:如果你自己不强大,那些社交其实没有什么用。只有等价的交换,才能得到合理的帮助。 有时候,那些不那么擅长交际的人,反而显得可爱。 出道这么多年,梁朝伟很少传出过负面新闻。他不喜欢交际应酬,总是和外界保持着一定的疏离感。 张国荣在访谈上曾经这样提到过梁朝伟:“伟仔是一个很怪的人。我、王菲等一帮朋友经常在他家打牌,大家玩得不亦乐乎,只有伟仔不参加。他竟然一个人躲在一旁喝茶。” 一拍完戏,大家出去喝酒唱歌,梁朝伟却总是一句:“你们玩,我回家。”内向又不爱交际的他,却在自己的世界里活得有声有色,比任何人都享受孤独。 他喜欢读书,从沈从文、村上春树、三岛由纪夫,读到劳伦斯·布洛克。他会自己买张票去中央公园看雪景。他没事的时候就在片场放烟花,做喜欢做的事就是看流星。 他还专门请了在英国教王室画画的老师教他画画,从中体悟生活。他甚至上了4天3夜的禅修班,在简陋的房屋中感受自己。 杨绛先生说:世界是自己的,与他人无关。而梁朝伟正是将这种简单活到极致。 美国埃默里大学教授马克说过: “一个人成熟的标志之一,就是明白每天发生在我们身边99%的事情,对于别人而言根本毫无意义。” 放弃无用的社交,把更多的时间留给自己和家人。专心做自己喜欢做的事,因为人生最曼妙的风景,是内心的淡定与从容。 02 扔掉过分的欲望 室友逛学生街时,看到路边有衣服清仓大甩卖活动,花了不到五十元淘了两件短袖T恤。 回来后她兴奋地跟我说:“你看,这件是赵丽颖同款,才花了不到三十块。根本看出不这么便宜吧?” 怎么会看不出来?从材质到做工,无一不在暴露着偷工减料和廉价的事实,就算是同款,与真货的差距实在太大。 果不其然,穿了没两次,室友就嚷嚷着衣服开线、掉色严重,之后再也没看过她穿过。但她却舍不得扔,任它们静静地躺在凌乱的衣柜里,不见天日。 室友就像一个无可救药的囤积症患者。 书架上一排新书从未拆封,横七竖八地堆积在那,蒙上厚厚的一层灰; 衣柜里满满当当都是质量低劣、剪裁粗制滥造的淘宝同款,每一件都穿不到两次; 床上摆放了各种各样的玩偶:前男友送的熊娃娃、抽奖抽中的Kitty猫。。。。。。而自己只睡床的一个小角落。 美国哈佛商学院研究发现: 幸福感强的成功人士,居家环境往往干净整洁;而不幸的人通常生活在凌乱和肮脏中。 物欲太过强烈的人,反而容易不快乐。 《孟子》中有这样的成语:心为物役,指的是人的精神世界和精神追求退居第二位,而为物所累的欲望占据了第一。 什么都想占有、什么都舍不得扔的人,内心充满了贪婪与恐惧,而爱与幸福就找不到相应的位置。 《增广贤文》中有这样一句话:良田千顷不过一日三餐,广厦万间只睡卧榻三尺。 我们的生活中有很大一部分东西都是我们不需要的,甚至完全可以说是垃圾和废物,但我们却从来没有想过如何去处理它们。 习惯了,麻痹了,溺死其中而不自知,只觉得生活像死水一般毫无生气。然而,梭罗说:一个人,放下的越多,越富有。 不如学会断舍离,清空环境、清空杂念,重新拿回驾驭生活的主导权,而不是沦为被生活驾驭的奴隶。 断舍离是日本咨询师山下英子提出的概念。 断=断绝不需要的东西;舍=舍弃多余的废物;离=脱离对物品的执着。 对待诱惑,不要因为便宜就去买一些自己并不需要的东西,而是买一些质量上乘、真正适合自己的物品; 对待生活,定期整理房间,丢掉不再适合自己的物品,人生就不会有那么多烦恼。 03 过滤多余的信息 最近,我觉得自己患上了手机焦

编辑:
关键词:vip.hongdax.p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