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10-16来源:商镇镇新闻网

巴黎花店,插花也是熊乃瑾感受生活的一种方式如同熊乃瑾本人所说她是“一脚踏在圈子里,一脚又踩在圈外”的女演员,如同她的人生,一半如同在波光粼粼的梦中,一半又是不停地奔走在人生的道路上。像在血液中交织着两个人,就连她自己也常常说自己像是 AB 型血的人格,一边是光鲜亮丽的女演员,一边是大冬天穿着球鞋,戴着毛线帽子健身的普通姑娘。她自然是眉眼精致又好看的女孩子,但是却更爱她生机勃勃的样子,喜欢她说自己在秋日里穿过熙攘的人群去运动的画面,看她打拳打到汗流浃背,还有哪怕是为了拍戏吊了十几个小时的威亚她都似乎觉察不到累一样的努力,这些不正是走在人生道路上最生动的模样吗?“经常会丢了生活,但是突然又有很多时间生活”,也许正是因为如此才比旁人更加用力地去感受生活。于是,她去日本独自旅游,去牙买加跑马拉松,摸海豚光滑的皮肤,独自空闲在家的时候去花市提回来大束好看的鲜花,她说过年前还打算带父母一起去澳洲旅行,请了画画的老师准备开始系统地学习油画。太阳底下没有新鲜事,如同在最苍茫的天空下漫步,每个人都想走出最有姿态的样子,但这个时候熊乃瑾却反而没了那样用力生活的拼劲儿,是坦然又自在的模样:“我觉得每个行业都一样,都是走在路上的人,当你没有被别人看到的时候你就是个普通的人,为什么一定要在灯光下说你的不同呢?其实我觉得每个人都是一样的。”“可能所有人最开始都是在同一个屋檐下,但是每个人行走的速度不一样,方向也不一样,总是会分散再找到新的群组,可能某些时刻你会想要独处,有的时候你会想要群居,我觉得人生就是移动的感觉。 ”她喜欢用行走的状态描述人生,于是也回忆起那条漫漫演艺路的开端,大约是很早以前在学校里看《苏州河》,看《将爱情进行到底》,“觉得北方的大学让我很向往,大家穿着匡威的球鞋,女生穿稍微长一点的裙子,气质都很好,不是很花俏的那种。当时当时就觉得做艺术的男生应该是朴树、贾洪生那样的,不修边幅又很有魅力。”觉得女演员就该是那么有魅力的样子,觉得自己也该成为这样的女演员,而回忆起这段青涩到仿佛被水洗过一般的岁月时,她说“那时候就连空气都很慢”。而现在,无论漫步到何处,每到秋末冬初,闻到那样有些冷冽的空气时,这个比别人更敏感几分的姑娘都觉得自己似乎又回到了那段连空气都很慢的路上。

编辑:
关键词:韦德亚洲ag真人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