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c蛋蛋 赌博

浏览量:6435 时间:2018-09-24

卢知县刚刚回府,夫人柳氏便告诉他一个消息,最近县城里来了一个神奇的磨镜客甫生,经他磨过的铜镜,不但多年不锈,镜面上还会出现一个美女的身影,而当主人照镜时美女便会消失,丝毫不影响铜镜的使用。更为神奇的是,凡经甫生打磨过铜镜的人家,夫妻和睦,恩爱有加。再有几日就是柳氏的生日,所以她求卢知县把家里那面旧铜镜送到甫生那里去打磨一下,算是送给她的生日礼物。卢知县犹豫一下,接过铜镜,穿便服去了甫生住的客栈。 甫生接过铜镜,花了一盏茶的工夫将铜镜磨好了,淡淡地说了句:“有缘磨镜,无缘欺心!”卢知县接过磨好的铜镜,镜面上果然现出了一个美女的身影,他看看甫生,问道:“听说经你打磨过的铜镜,夫妻都可白头到老,这么说你磨的镜可比月老了?”甫生没有抬头,只低声说:“月老在心,并不在镜。”看着甫生古怪的样子,卢知县并未多言,回到家把铜镜交给了柳氏。柳氏抱着铜镜喜欢得不得了,而卢知县却头昏脑胀,不知不觉间沉沉睡去。正睡着,忽然屋里一阵香风扑鼻,卢知县揉揉眼坐了起来,烛光一闪,一个窈窕美女已经到了跟前。卢知县一愣:“你是何人?本官似乎在哪儿见过你?”“大人真是贵人多忘事,是你用铜镜把奴家带进府的呀。”卢知县恍然大悟,此女原来就是铜镜上那个美人:“那你是?”“我本镜仙,数百年修炼需经一世尘缘,故而由甫生磨镜代寻有缘人,我仰慕大人,欲与大人结为百年之好,望大人不弃。”美女笑答。卢知县大喜过望,一把拉住美女的手:“太好了,本官……”一阵香风,美女飘至一旁:“大人,奴家口干舌燥,用罢大人亲手倒的酒再安歇不迟呀!”“好!”卢知县点头应允,命下人做了满满一桌酒菜,笑道:“娘子请!”美女一撅嘴:“洞房之夜应是夫敬妻,大人难道忘了不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