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7-19来源:坪坝乡新闻网

京剧武生名家奚中路(左)与上海戏曲学校优秀青年教师汪卓 东方网记者王永娟11月26日报道:昨晚,在天蟾逸夫舞台近900位观众的共同见证下,京剧武生名家奚中路收徒上海戏曲学校优秀青年教师汪卓。奚中路表示,作为京剧艺术代代传承中的一环,自己将以“艺术良心”来面对京剧艺术的传承,把从上一辈艺术家那里继承来的“好玩意”传承下去。 名师传艺——传承的不仅是艺术还有精神 昨晚的拜师仪简洁却又不失隆重,汪卓正式拜入奚中路门下,成为其入门弟子。出生于梨园世家的奚中路是国家一级演员,师承茹元俊、黄元庆、厉慧良、贺永华等。在艺术生涯中获奖无数,他长靠功底厚实,腰腿功尤为过硬。刚毅英俊的扮相和大将风范,深得各地观众喜爱和追捧,被誉为“当今菊坛第一大武生”。 虽已年届六十,但奚中路依然坚持每天练功,在昨晚的“名师传艺经典剧目传承计划”专场演出中,他再次领衔演出《八大锤·断臂说书》。60岁的年纪出演16岁的少年,身手依然干净漂亮。让观众真正领略了一位艺术家对待艺术虔诚的态度,以及他对自己的严格要求和艺术上不懈的追求。奚中路出演《八大锤》,饰演陆文龙(摄影:秦钟) “一天不练自己知道,两天不练同行知道,三天不练观众知道。”奚中路说,作为一个演员,所有的行当都是一个慢慢磨练的过程,比较艰难,需要不断坚持。而武生相比其他文戏演员,在肢体上更受累,“比如说压腿,你一天不压,它就又回去了,几天不压,韧带就发紧”。成为一个武生演员的道路上伴随着的,必然有痛苦、汗水和寂寞。 近几年,传统戏曲的武戏市场缩水,演出不多。奚中路在外地曾教过两个学生,但他们耐不住寂寞,中途改行去拍电影了。此次汪卓正式拜入奚中路门下,在奚中路看来,这是师徒二人的缘分,也可以看出汪卓投身这一行当的决心。 实际上,奚中路和汪卓的师徒缘分早就已经开始,汪卓在读大学时,就已经开始崇拜“大王”奚中路,后因缘际会,在同学的引荐下,在《状元印》和《四平山》两出戏中又得到了奚中路的指点。“奚中路老师对待艺术那种一丝不苟的精神,让我深深受益,京剧表演艺术的传承,首先要做到的是承,承继的不仅是艺术,更是像奚中路老师这样的艺术家对待艺术的执着和精神。”汪卓表示,自己作为一名青年老师,也很希望能在以后的教学中,能让学生在自己身上感受到这种精神,让京剧艺术和老一辈京剧表演艺术家的精神真正做到传承有序。 艺术良心——对得起学生观众对得起祖师爷 “搞艺术的要有艺术良心,面对学生的时候要对得起学生,面对观众的时候要对得起观众,同时还要对得起组织,对得起自己,更要对得起祖师爷。” 对待学生,奚中路已经做好准备将倾囊相授,而在京剧艺术的道路上,60岁的奚中路依然在探索。他说,“我们戏曲演员讲究‘三形,六劲,八心,无意者十’,这十一个字就是我们戏曲演员的理论。你的横平竖直、唱念做打、你的形对了,够三成。你的劲头够了――比方我们说小生紧、旦角松、花脸撑、老生弓、武生在当中,比如小生戏,《探庄》那是一种劲头,你到了《铁笼山》又是一种劲头——你把这个劲儿掌握好了,把你所扮演的行当的特点抓住了,够六成。等你有了心境了,你的唱念做打、塑造人物都是从心里发出来的,这个就够八成了。所谓的‘无意者十’,那就是随心所欲不逾矩,怎么演怎么好,到了一个自由王国了。为什么有‘活赵云’‘活武松’‘活孔明’‘活鲁肃’?他就是太像这个人物了。其实谁见过武松呢,可大家就是觉得盖叫天他像武松。只是能达到这种境界的人太少了,那都是真正的大家。” “艺术是晚熟产品,武生更是这样。形体动作、唱念做打都是功夫,真的是要常年地磨练。”对于武生这一行当的未来,奚中路还是充满了信心,“这些年一些大的院团都开始重视起来了,尤其是我所在的上海京剧院,每年都有‘京武会’武戏展演。另外,对武生的培养也是需要一个慢慢来的过程,对此,我们还是应该充满期待。”拜师仪式现场(摄影:秦钟) 在昨晚的拜师仪式中,京剧表演艺术家尚长荣、上海京剧院院长单跃进都作为见证人出席,单跃进表示,“当下京剧武戏的传承是有些困难的,但是京剧如果缺少了武戏将会是失色的,寂寞的,希望能有更多人加入武戏的传承,唯如此,才能让京剧的壮丽之美、力量之美、阳刚之美在舞台上发扬光大。” “名师传艺经典剧目传承计划”是上海戏剧学院附属戏曲学校近几年着力推进的项目。汪卓拜奚中路为师是继上海戏校教师郭文华拜王梦云为师、杨舒雯拜叶蓬为师、潘洁华拜孙毓敏为师、石晓珺拜沈世华为师等之后的又一次教师拜名家为师的“拜师仪式”,有利于戏曲艺术传承,也让名家风范在课堂上得以延续,在师生身上得以体现。

编辑:
关键词:sz新2网址xb1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