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d id='dedce'></dd>

          <bdo id='dedce'></bdo>

          <th id='dedce'><u id='dedce'></u></th><em id='dedce'></em><tbody id='dedce'></tbody><p id='dedce'><noscript id='dedce'></noscript></p>
        1. 恒大亚冠决赛进球

          2018年6月22日 1:44 来源:恒大亚冠决赛进球

          00年欧洲杯荷兰 1911年4月24日,广州起义前3天,林觉民怆然写下一封信,与妻子作别:“意映卿卿如晤:吾今以此书与汝永别矣……”这篇家国大爱与儿女私情对冲,循理而往与心有难舍纠结,慷慨悲壮与缠绵悱恻交集的诀别信,便是令后人读之无不动容的《与妻书》。因其字里行间既贯穿着"为天下人谋永福"的热血勇毅,也充盈着“吾至爱汝,即此爱汝一念,使吾勇就死也”的绵绵悲情,更被誉为“20世纪中国最美情书”。林觉民与广州起义:此去即永别林觉民,字意洞,福建福州人。参加过辛亥革命,是著名的黄花岗七十二烈士之一。林觉民幼时过继给叔父林孝颖。林孝颖是个饱学多才之士,以诗文闻名。林觉民天性聪慧,读书过目不忘,深得林孝颖喜爱。林觉民小时候厌恶科举,遵父命应考童生,竟在试卷上写下“少年不望万户侯”,第一个交卷。1902年,林觉民考入福州全闽大学堂文科学习,曾数次领导学生运动。林觉民的妻子陈意映,是螺江陈氏第十九世孙女,字芳佩。她长相甜美,出身于书香门第,从小受父母教诲,喜爱吟诵诗书。1905年,18岁的林觉民与17岁的陈意映成婚,住进了福州闹市区的杨桥巷17号。二人的居所是一座二层小楼,叫双栖楼,楼前植有蕉梅。林陈二人的结合虽属“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的结果,但殊为难得的是,他们这种包办式婚姻,夫妻感情竟也非常融洽,夫唱妇随始终琴瑟和鸣。正如《与妻书》所述:“初婚三四月,适冬之望日前后,窗外疏梅筛月影,依稀掩映,吾与汝并肩携手,低低切切。何事不语,何情不诉?”陈意映深受林觉民思想影响,带头放弃了缠小脚陋习,进入陈宝琛夫人创办的福州女子师范学堂学习,成为该校毕业生。在革命事业上,陈意映支持林觉民,并常说:以后你远行的时候,一定要告诉我,我愿意与你一起去成就革命大业。1907年,从全闽大学堂毕业的林觉民,告别陈意映,东渡日本自费留学,进入庆应大学文科攻读哲学,兼修英文、德语。不久,他参加同盟会。卓越的口才在此时大派用场。林觉民到各处演说,语言与神情都极具感染力。此外,像《六国比较宪法论》《驳康有为物质救国论》等一篇篇檄文,也自他的笔端汩汩流出。1911年初,林觉民接到黄兴、赵声自香港来信,信中约集福建同志响应广州起义。他为此专门返家,与家人久别重聚。3月,林觉民在福州西禅寺制成炸弹并装在棺木中,以此方式将炸弹运送给革命党人。陈意映当时想扮作贵妇随行掩护,只因怀孕未能去成。4月23日,林觉民经广州到香港,迎接从日本归来参加起义的同志。25日,他在滨江楼对身边同志说:此举若败,死者必多,定能感动同胞。待同屋的两人入梦后,林觉民却耿耿难眠,心潮翻涌,遂挑灯一连写下两封诀别书。

          责编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