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赌博输钱后调整心态

              (ADMIN)

              2018-12-16

                   结合新技术的应用和军民融合仍处于初创阶段两方面考虑,投中研究院与鼎兴量子联合发布研究报告《2017年中国军民融合白皮书》并预测:三至五年后将会是中国军民融合高峰的第一轮波峰 军民融合存在问题 一级市场估值泡沫化严重 每一个行业新进入公众视野时,一定会经历一段泡沫化的时期,这是不可避免的必然过程。在二级市场中,度过了2011~2012的平淡期之后,军工概念股成为了大众热炒的话题。同样,作为一级市场的投资,军民融合也是投资机构目光的聚焦点,目前一级市场受二级市场的影响较大,估值一路飙升,然而把一级市场的投资当作二级市场的概念在炒作是一个危险状态的信号。因为军工行业本质上还是归属于制造业,并且与传统制造业不同,军工产品的末端很窄,可开发的市场有限,在缺乏末端空间的情况下提高估值是没有足够支撑的。一级市场的投资理念和二级市场截然不同,需要足够的耐心,是一个长线投资的过程,延伸至退出阶段。如果估值过高,当IPO加快以后,在一级市场走向二级市场的过程中,二者之间的估值差距会越来越小。因此现阶段估值泡沫化现象严重,实际上是为基金退出埋下隐患。 作为投资机构,在面对市场过热时应当坚持自己的清晰判断和自身投资理念,在项目选择时要基于事实判断能为企业提供什么样的资源和附加价值,强调有足够的安全边际。 投资成本前置 收益产生时间长 与其他大部分行业不同,军工领域具有前期投入大、投资周期长、收益时间久的特性。军工企业是个前期需要大规模投入资金和人才的行业,企业在初创期一旦没有找准正确方向,资金和时间成本在短期内是难以收回的。投资机构不仅需要确保设计、研发、采购、生产、测试等诸多环节准确无误,还要等到产品最终定型后,才能进入批量生产的环节。这种情况下,机构在前期投入时,营收往往不会有太大的变动,甚至数年间都保持着亏损的状态,这也是为何涉及军工的上市公司财务报表中会出现跳跃式营收上涨的主要原因。同时,通常军备用品从研发到生产的周期长达数年,这也就意味着投资者在短期内难以看到收益回报,并且一旦资金无以为继,企业将缺乏生存下去的必要条件。简言之,军工行业存在成本前置的现象,其风险程度相较于其他行业高。 军工改革动力不足 此次军民融合国企改革目的与以往提高经济运行能力不同,是以释放国企潜力为主要方向。目前中国军工院所经济发展势头良好,更多的是从国家顶层战略的角度出发,以优化资源配置为目的进行变革,因此没有改革变化的紧迫性。下层改革同样面临着推行方式和手段不足的问题。此前的几轮国企改革中存在着国有资产流失、腐败等不良现象,针对这种情况国家订立了很多硬性的相关政策和法律条文,例如制定审查、追责机制等,却仍然没能对下层改革起到足够的推动作用。从执行细节来看,不足之处也层出不穷:国有企业资产作价问题,引进民营企业的新增量问题,员工持股、团队持股协调分配问题,事业单位向企业单位改制的“历史包袱”问题等,都存在着一定风险。具体而言,国营军工企业,特别是大型的兵工集团资产作价很难参考当前已有的上市公司,因为二级市场价格受多种因素共同影响波动较大,很难评估何时是合理的价格范围,可供参考的价值较小。对此,可以首先用证券化的方式理顺,引入市场化定价作为标准。其次,资产作价仅仅是需要考量的问题之一,国企改革还涉及团队内部利益分配等问题。军工资产都是国家长期不计成本地投入积累起来的技术与产品优势。但也同样面临着国家政策层面的诸多风险和限制,包括政策变化风险、政治风险、资产流失考虑、正向激励缺乏等。举例来说,通常情况下国企不能对员工的股权激励提供支持,单个人员持股比例不能超过1%。在这种限制条件下,大企业对员工设立的激励机制就被约束起来,人员参与的积极性不足,为军工混改的顺利向下推行增加了难度。 军工混改是一个很好的市场投资机会,留给市场的想象空间非常大,可做的事情也很多。长期来看,中国最优质的军工资产都集中在国企中,当前民营企业在资源储备方面无法与国企相比,如果民营企业和投资机构能够参与到军工领域中,双方价值都会有较大程度的提升。民企参与首先应当有正确认识,充分认识参与军民融合的意义及其中的复杂性;其次要对项目有长期的跟踪,对涉及到的利益关系等应当与监管机构、团队人员等多方面进行沟通与交流,尽可能的降低复杂程度和风险水平。 军民差异化带来信息不对称风险 军品和民品的差异化主要体现在市场定位和生产体系方面。从市场层面区分,一直以来军品的定位更倾向于计划经济的产物,具有极高的封闭性,属于垄断行业;而民品更倾向于受到市场经济的调控,二者面临的竞争态势完全不同。从生产体系区分,军品对产品的可靠性要求极高,所有产品要求全检,而民品更追求成本-效益原则,抽检比率满足质量管理体系要求即可,无需全部受检。 因此对于企业而言,“军转民”面对的首要问题是能否跨过市场的门槛,是能否适应市场化的生长。长期做军品的企业,其客户和内部激励机制都较为稳定,末端市场产生剧烈波动

              仅仅是为了防备朝鲜的核打击 特朗普说增加基础设施投资 还是卖的有多好因此手机 建议沪铜可背靠5380 枕头的高度过高会加重颈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