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10-17来源:彭水苗族土家族自治县官新闻网

摘要 考虑到全球经济回升、日本通胀料将回归,摩根士丹利认为日元将成为2018年外汇市场上的“明星货币”。 自日本央行2012年开始实施超宽松的货币政策以来,日元兑美元就一直处于跌势,不过这一局面可能很快就将改变。考虑到全球经济回升、日本通胀料将回归,摩根士丹利认为日元将成为2018年外汇市场上的“明星货币”。 日元料将成2018年汇市“大明星” 摩根士丹利表示,从经济基本面看,日元的价值被低估了,日元最终将回归“公允价值”。该行认为,全球经济强劲增长是日元升值的关键因素。作为出口导向型的经济体,全球经济复苏意味着对日本商品更多的需求,从而刺激日本的经济以及通货膨胀。 以下是摩根士丹利看涨日元的三个理由: 首先,全球经济增长将令日本通胀回归,这将导致日本央行最终结束超宽松的货币政策并上调利率,而利率的上调将利好日元。因为利率上升不仅可以吸引外资购买日元,还能阻止日本国内资金外流。 其次,由于全球风险偏好的提振存在不确定性,当投资者感到恐惧时,作为避险货币的日元需求将增加,日元因此将升值。 此外,美元在2018年料将继续走弱,日元兑美元汇率将上升。摩根士丹利认为美元明年走软主要归因于全球经济增长和美联储对加息的谨慎态度。 该行表示,全球经济增长往往与美元走势呈负相关性,当全球经济加快增长时,美元就会下跌。与此同时,鉴于美联储下任主席鲍威尔预计不会改变当前“渐进式”或缓慢的加息方式,美元明年的表现不会太强劲。 综上所述,摩根士丹利预将2018年第一季度美元兑日元目标价从116下调降至114,并预计2018年第二季度美元兑日元将跌至112,随后两个季度料分别跌至108和105.截至发稿,美元兑日元涨0.18%,至111.31. 美元霸气回归之路布满荆棘 事实上,不仅仅是摩根士丹利,全球经济复苏利好日元、利空美元的观点还得到其他一些机构的支持。比如广发证券也认为,全球经济回暖期往往对应美国逆差及日本顺差的扩张,进而带来美元贬值和日元升值。 广发证券解释称,作为全球典型的逆差国家,美国净出口占GDP比重与全球实际增速明显负相关,即全球经济回暖期往往对应美国逆差占GDP比重的扩张;作为全球典型的顺 差型国家,日本净出口占GDP比重与全球实际增速明显正相关,即全球经济回暖期往往对应日本顺差占GDP比重的扩张。 各国汇率与其在全球的贸易角色有很直接的关系。美元兑日元与日本净出口占GDP比重基本负相关,2012-2015年日元的大幅贬值除了日本央行实施量化宽松政策外,也是日本出贸易逆差的结果。 美元指数也受到美国净出口占GDP比重影响,逆差扩张阶段美元贬值压力上升,逆差收缩阶段美元往往相对强势。基于这样的逻辑,我们认为2018年日本顺差形势和美国逆差形势均有望延续,这将为日元积累升值动能、同时给美元带来贬值压力。 美国国内方面,布朗兄弟哈里曼银行认为,对于美元走势,美国方面接下来主要关注税收改革以及美联储的信息变动。美国参议院税改法案将于11月30日提交表决,目前该法案已经到了关键时刻,如果税改顺利通过,美元有望进一步走强,反之则走弱。 另外,美联储官员对未来加息的立场也将对美元产生重要影响。当前市场普遍预计美联储将在12月再次加息,且明年或加息三次。不过瑞银近日在一份报告中表示,对美元来说,重要的不是下一次加息的时机,而是美联储可能在这一周期内收紧多少,而目前市场已经预计到一定数量。该行预计,欧元明年的表现将比美元更胜一筹。 明年,人民币又将如何走向? 美元未来走势的变化无疑将影响人民币的走向,那么2018年人民币的表现又将如何呢? 摩根士丹利近日在2018年中国经济展望报告中预计,中国2018年及2019年GDP分别为6.5%及6.3%,这意味着,伴随着强劲的消费和出口以及技术密集型的私人资本支出,经济增速的质量将改善。 该行预计,在岸人民币兑美元今年底为6.65;2018年底将稳定于6.7;2019年底将升至6.5. 兴业研究则指出,从外因方面看,2018 年美元指数牛市已尽,但趋势性熊市尚未开启,上半年存在一定升值动力,给予人民币可控压力;预计美元锚对双边汇率影响下降,有效汇率则与美元指数相关性上升。 内因方面,2018 年国内宏观经济料将温和放缓,“逆周期因子”的存在促使人民币汇率与国 内基本面变化更为紧密。2018 年经济基本面缓降的启示在于,人民币 2017 年以来的升值动力减弱,但同时也不存在趋势性贬值的基础。

编辑:
关键词:赌博别人压大我压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