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ba季后赛决赛程

来源:ork.hk  作者: 冶陶镇新闻网  发表时间:2018-07-19

西子放弃拉卜楞寺的学业照顾哥哥23年 青海:小弟弃学陪伴瘫痪大哥暖心窝 这是青藏高原一个普通的清晨,年近50岁的牧民西子早早起床,点火、烧水、做饭,给瘫痪在床的哥哥洗脸、擦体和穿衣,清理尿不湿、尿罐子和便盆,然后伺候哥哥吃早饭吃药。这样的日子一过就是二十三年。 西子:弃学陪伴瘫痪哥哥 西子的老家,在青海高原南部的果洛州甘德县,家里人是都是岗龙乡龙木且村的牧民。二十三年前,西子哥哥不幸遭遇车祸,改变了全家人的生活。是日下午,身为僧人的西子正在课堂听课,有人悄悄推开教室的门叫他接电话。母亲在电话里说,哥哥宫次尔的东风大卡车在黄南州的同仁县翻车了。 在甘肃省夏河县学习的西子连夜赶回青海。不幸中的万幸是,哥哥活过来了,不幸的是,宫次尔的下半身瘫痪了。母亲和父亲接受不了。经过一段时间的治疗,宫次尔发现自己的双腿失去了知觉,脖子动不了,再三追问下,当他证实自己瘫痪时,他绝望了。 西子告诉记者,瘫痪让哥哥宫次尔失去了治疗的信心,一天,护士换药时,宫次尔打翻了药瓶说:“还换什么药,让我死了算了。”父母、医生和护士束手无策。西子握住哥哥的手说:“哥哥,以后我当你的双腿,照顾你一辈子。” 弟弟西子的这句话,让哥哥宫次尔和在场的人都很感动,在大家的关心下,宫次尔慢慢接受了现实。西子说,做出照顾哥哥的决定后,自己的心里其实是很痛苦的,他陷入了两难选择,照顾哥哥意味着他要放弃学业,这份学业是他苦熬无数个日夜,以优异的成绩被拉卜楞寺录取的难得机会。在无人的地方,他暗自痛哭,父亲患有肝硬化,母亲有心脏病,照顾不了宫次尔。在万般痛苦中,西子最终选择了哥哥和家庭,放弃学业扛起了照顾哥哥的重担。 哥哥的双眼里饱含着对弟弟的感激之情 哥哥:这样的弟弟天下难找 俗话说:“久病床前无孝子。”长期照顾一位重度残疾者,需要的是坚强的毅力,初期,哥哥的身上出现褥疮,难闻的气味让人无法靠近,西子忍着给哥哥擦洗上药,处理失禁大小便。后期出现了新的困难,由于治疗花去了大笔费用,家里也变得越来越拮据,西子心里直打鼓:“怎么才能坚持下去呀!” 这家人的境遇,邻居和亲戚们看在眼里,大家尽己所能,帮扶和接济这可怜的一家人,站着的弟弟和躺着的哥哥,都恢复了希望。宫次尔瘫痪后的前六年,颈椎还是不能活动,需要喂水喂饭,西子变得越来越有耐心,饭汤流到嘴边,西子轻轻擦拭,如同照顾着一个幼童。每到半夜,西子总要去外屋给哥哥翻个身,白天每搁两三个小时为哥哥翻一次身。夏天,每两个小时就要为哥哥擦洗身体,为此,家里准备了三套床单和被褥,遇上哥哥身体不舒服拉肚子,三套床单被褥都换不急。 官次尔告诉记者:“弟弟为了照顾我,专门在我的床边打了一个地铺,遇到我感冒发烧,他一连几个晚上都睡不好觉,给我喂药清尿,到了后半夜看我没什么问题,才蜷缩在地铺上。” 弟弟照顾哥哥有了经验,哥哥的精气神开始复原了,屋里的怪味少了,西子在床边绑了精心编制的麻绳,宫次尔能够借助绳子撑起了起身,宫次尔逢人便夸:“我的弟弟天下难找!”家里整理的井井有条,桌子、灶台擦得干干净净,院落归置得整整齐齐,洗衣做饭样样精通。有一次,几个妇女来到他们家,对西子开玩笑说:“上辈子你可能是个贤惠的女人”。 生活虽然艰难,西子还是尽最大努力,把生活调剂得好一些,让哥哥吃饱吃好。家里每次买点儿肉,自己都舍不得吃,平日里西子还专门到附近山上挖点蕨麻和野菜来为哥哥改善伙食。县上残联发放给宫次尔的重残补助和西子到附近打点零工挣得钱,是家里全部的经济来源,日子就这样紧巴巴的过着,虽然清贫但是兄弟俩觉得过得很幸福。 西子常常在床边给哥哥讲书里的故事 岗龙乡人:西子是我们身边的榜样 岗龙乡人感慨多多,干部昂乡告诉记者,二十三年,不容易,从这兄弟俩的身上,我看到了什么才是兄弟情。 官次尔的朋友们记忆犹新,刚开始看望他的时候,眼角上有泪痕,眼睛里没有神,脑袋耷拉着,身子一动不动,我们和他说话,他除了“嗯”、“哦”外,不搭腔,不说话。现在,他的眼里有神了,有说有笑了,胳膀有劲了,拽着床边的绳子,能撑起身子来了。这都是西子照顾的好啊!” 多合桑,是岗龙乡龙木且村支部书记,与西子家是隔壁,他说:“西子照顾哥哥,我们都看在眼里,有时候我在想,宫次尔能“早走一步”,因为西子太难了、太不容易了!天底下没有比这个更感人的了,电视上说的那些照顾人的人离我们远,但这个感动人的人就在我们的身边。现在,村里遇到一些赡养老人、兄弟姐妹之间有矛盾等问题,只要说西子的事,问题基本上都能当场解决。” 官次尔的感受最深切,他对记者说了心里话:“有的时候,我看着天花板上的大梁,想想自己,真想死了,每次想起来都非常痛苦,但是又舍不得和弟弟的这段缘份。” 2016年,兄弟俩的父亲去世了,年逾80岁的老母亲更是感慨,说起儿子总是落泪,老人家为大儿子遭遇的横祸伤心,为小儿子撑起这个家感到欣慰。老人家说,老伴走的时候安慰我说,西子会照顾好我们母子的。西子对我

编辑: